九段侯信永:书写的美好 在于静默生成的自信及勇气

2018-01-08 07:5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九段侯信永:书写的美好,在于静默生成的自信及勇气

2018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崇文门西西弗书店的角落处坐了很多人,每人都手拿写字板一笔一画认真书写着,表情时而开心时而尴尬,为这些人担任老师的是一位戴着牙箍的斯文青年,他用其温柔的台湾腔调耐心为大家破解着汉字的书写密码,看到人们试过新方法后频频点头,他也喜笑颜开。这位老师就是台湾硬笔书法九段侯信永先生,2018年的第一天从练习写字开始,实在是太美好的一件事。

侯信永是台湾书学会核定的书法教师,现任艺峰书法学苑执行长兼专任老师。著有《写字的力量》、《美字基本功》、《写字的勇气》、《写字的浪漫》、《写字的日常》、《21天美字计划》等,这套书一经出版即成为畅销书,在华人世界中掀起了练字风潮,目前已由中信出版集团和快读慢活在内地推出。

虽然元旦假日仍在外地奔波,侯信永却不觉辛苦,在他看来,教大家写得一手漂亮的字是他的职业,而不是工作,“工作我就会觉得很无聊。”侯信永表示,希望写字这件事情可以不仅仅止于写字技巧,更希望能够唤醒尘封已久的人与文字之间的亲密接触,让写字成为一种日常的生活方式。

父亲的毛笔,改变了他的人生

都说“字如其人”,眼前的侯信永很是斯文沉静,可是他却笑说自己小时候也曾经非常调皮,那时候住在台湾乡下,时常和小伙伴们去河里捕鱼捞虾,还会爬到树上将两只鸟巢的蛋互换,上小学后的他也不爱读书,是父亲的毛笔,改变了他的人生。

侯信永的父亲是台湾著名书法家、艺峰书法学苑创办人侯明辉。上小学时,侯信永看到父亲在书房里写毛笔字,作为小学生,侯信永平时使的是铅笔,看到父亲拿着那么粗大的一杆毛笔在纸上挥舞的样子,侯信永看得着了迷。

看到儿子对书法有了兴趣,侯明辉当然开心,送了儿子一支毛笔,教他写字、磨墨,侯信永说:“父亲很用心地栽培我,还让我参加了很多比赛,小学三年级我参加校际书法比赛获得第一名,拿到了奖状。我从小不爱读书,所以之前从来没有拿过奖状,这张奖状让我生发信心,原来写好字,也可以拿到奖状,于是就更认真地练。”

除了父亲,侯信永的另一位老师是台湾著名书法家张炳煌,他在台湾可以用家喻户晓来形容,不仅因为他是岛内著名的书法家,更因他曾在电视上教了二十多年书法。他在“中华电视”播出的《每日一字》节目持续播出二十年,教授了几代人写字,侯信永就是其中一位观众,他说那时父亲每天下午都会让他放学赶紧回家,写完作业后记得要看电视:“看的不是动画片,而是《每日一字》,放假时这个节目停播,父亲就给我买了一套录影带,让我天天练习。”

大学后,侯信永又听从父亲的建议,加入了“中华民国书学会”,其前身是中华书法研习联席会,由张炳煌创立于1976年。那时,侯信永开始每个月交毛笔和硬笔作业,经过12年,跨过27个门槛,在2013年终于成为最高的九段,侯信永介绍,目前在台湾有三十多位九段,他算是比较年轻的一位。

几十年练字的过程,于侯信永也是练心的过程,他感谢父亲对他的培养,让他走上书法这条道路,训练出细致敏锐的观察力,训练出好耐性:“让我可以在短时间就安静下来,尤其是现在身处这样忙碌的生活,让我可以跟自己更好地相处。写的是字,练的却是心。”

学生希望“写字漂亮”,还为追求静心

侯信永将他教写字的目的分为两类:一是希望写得漂亮,二是追求静心,“心手相连,写字动作一定带到内心,古云:‘书者,心画也’,点画之下写着心情,是寄托也是情怀,自古‘书写’就是抒发情绪的绝佳方式。”

一直练习毛笔字的侯信永开始觉得硬笔字不算什么,毛笔字才是书法,才是艺术,可是后来他发现,现在的社会更适合硬笔书法,毛笔字虽然艺术性强,但是便利性差,而且硬笔书法也有书法结构之美,很多人买了字帖,但是因为没人教而放弃,上课以后才知道看书和有老师面授是两回事。

侯信永在考上六七段后即开始了他的“授业”课程,一方面是他觉得现在的社会大家都习惯用手机、电脑,很少再写字,“以前我们上学时都是手写抄笔记,可是现在呢,学生拍照记笔记,心手不相连,提笔忘字,甚至写字很难看,更是成为普遍情况。我的第一个学生是一位国中导师,要我做他的家教,他说学习写字的原因是学生写得比他漂亮,让他觉得很尴尬,丢人。”

第二个原因则是静心。现代社会人们生活压力大,内心焦虑,而写字是让自己静心的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侯信永说他看到一些学生的字,几乎可以透过纸张,摸出他们的压力有多大。他有一位学生是企业高管,手下员工很多,每天上班前,他都会写二十分钟字,而这二十分钟,会让他应付接下来一天要面对的压力和焦虑。还有学生睡前写字,也是为了达到静心舒压的目的。

常有人说写字漂亮的人,气质一定不差,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练字的一个目的是为了爱情。侯信永讲述说他的一位学生在大一时认识了一个女生,女生很漂亮且写得一手好字,追求者众多,这个男孩投其所好,找到侯信永学习写字,然后练好字给女孩写情书,“他写情书还用不同墨色,甚至有带芳香的信纸,就这样写了两三年,终于捕获芳心。”

提起学生们的故事,侯信永滔滔不绝,他说还有一位学生来学习的原因是,孩子拿着老师的批注让家长看,只见老师写道:“请勿让孩子代签名。”原来,老师将家长难看幼稚的签名当成是孩子冒签的了。

“像追韩剧一样追作业,原来写字这么开心”

别看现在侯信永终日奔波授课推广其“写字的力量”,但是提起当初创业之艰辛,也是满腹辛酸。

六七年前,侯信永开始做书法老师,他花了三个月找了六位学生每天去三个学校发传单,结果开课时,满怀期待的他发现只有5个学生。原来在台湾,书法、美术等也是不受重视的课程,学生们都忙于数学、国文这些正课,家长也不支持孩子去学习书法,自言“很挫败”的侯信永就当了这5位学生的老师。有时候这个人生病了,那个人要去上正课,经常就变成一个学生上课,侯信永就到学生家里成了一对一的家教,一位家长看他很认真,就建议他去社区大学看看。

侯信永听了这位家长的建议,向社区大学投了简历,审查通过后,还接受了校长的面试:“校长也不了解硬笔书法,开班时有十位报名,学校给我打电话说一般都是报名够了14人,老师才会上课,他们问我还上吗?学校距离我家往返80分钟路程,不算近。我说,‘没关系,我去,比我最初的五人增加一倍呢。’校长也来上课,我压力非常大,因为有校长嘛。课程结束后我很胆怯地问大家还希望继续学吗?结果,第二期就有21个报名的,校长也帮我推荐,第三期有28个,之后就开两班了,有60个学生,一直到现在,我还在社区大学上课。”

侯信永还自己印过字帖,印了1000本。学设计的他说除了印刷,别的活都是自己干,自己设计,自己扫描排版,自己跑书店,“用台湾话来形容,我就是‘校长兼撞钟’。那时收入很低,只够吃饭简单过日子,我太太也有工作,所以生活还算能过。尽管那时候辛苦,我也没想过放弃,而是想方法去改变。我去找钢笔厂商谈,他们看我很认真,字帖写得不错,支持我,慢慢事业就打开了。”

现在侯信永的学生从老人到孩子都有,让他开心的是很多老人将没能写得一手好字作为人生的一个遗憾在弥补,他们中的不少人虽然高龄,但是学得认真且有成效,甚至获得奖项。而让侯信永遗憾的是,现在的学生练习写字的仍是少数,他们仍以应试为主,恐怕学习写字要等到上大学谈恋爱时才会有动力和时间,或者参加工作了才需要这个令人艳羡的才华。

为了避免一个人练字的孤独感,容易半途而废,侯信永还在脸书上建了写字社团“字”得其乐、“字”恋狂,每天在群里出作业,一个学生领写上传,其他学生跟帖。侯信永笑说:“学生们说每天像追韩剧一样追作业,原来写字这么开心,练了字,还可以因为写字结识朋友。”

也因此,侯信永希望人们能重视“写字的力量”,练字可以让自己气质优雅,更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禅定的心情,也是侯信永能够坚持下来的勇气。

通过习字,你能写出更好的自己

侯信永在教学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字写得漂亮并不等于“会教写字”,而想写好字,确实有一些方法。例如他提倡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

间架结构九十二法是由清朝书法名家黄自元依据前人基础汇整出的一套汉字书写法则。侯信永认为,黄自元提出的“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能让习字者在短时间内充分理解字体组成的规律,学到字形结构的神韵与理念。在此基础上,他结合自己的经验,从第一法到第九十二法做了更细致的剖析,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字拆解成一个个部件。

在侯信永看来,字迹不美观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大家“习惯写小字”。字写得太小除了看不到细节,笔画的伸展也相对受到限制,使得练字效果大打折扣。

写字的过程是手腕在三度空间内不停转动、回旋的过程,其灵活度及柔软度决定了字体伸展的空间与呈现的韵律感。因此,只要你勇敢下笔,把字放大,让线条向四方延伸、开展,空间构筑的能力也会一并提升。大字写得好,小字便游刃有余。也因此,侯信永始终牢记父亲教他的“胆大心细”四个字。

此外,候信永认为习字时必须经过“观察、书写、检视、再书写”的过程,进入这样的循环才能将所习得的写法内化并铭刻在心。因此,当我们在学习一项技能时,必须彻底舍弃心中既有的偏执,让自己专注于技法的提升以及文字之外的涵养。写字也是一样,“舍弃心中既有的偏执,而专注在技能层面的提升”,正是习练一项技艺应该具备的重要心法。

而在方法之外,侯信永也强调练习,刚入门习字的学生除了必须着重笔画的运行与建构,也须关注笔画与笔画之间的关系,才能进一步对字的“结构”或通篇作品进行布局。候信永说:“我中学时画素描,要画出一个完整的苹果,往往得经过反复的修正,才能一次比一次准确。而习字又何尝不是如此?一日有一日之功,虽然常言艺术讲究天赋,但最终还是得落实到时间的投入以及规律的勤练上,这样才能够得心应手、脱胎换骨。”

侯信永回忆说他最初学书法时,父亲教他要与笔建立感情成为朋友,欧阳询所书的《九成宫醴泉铭》的这六个字,他每天就是重复写,一直写了半个多月后才进入下一组字,所以“学习书法时要做到‘脑袋要浪漫,行为须自律’,才能讲自己奠定的技法与情感、精神相互调合,进而从形似的状态进入神似的境界”。

侯信永喜欢选用一些名言佳句让学生练习,因为他认为一个人的字写得好与不好,和审美观有绝对关系,两者不可分离。要写一手美字,首先要具备两个基础条件:一是对传统书法的认识,二是融合个人审美的风格,所以加强文学与艺术修养,培养审美能力,不可忽视。

随着时代变迁,硬笔渐而普及、实用。侯信永认为若能掌握习字要领及诀窍,硬笔书法仍可展露汉字之美,体现不凡的艺术性与独特性:“古云:‘善书者不择笔。’当你习得一手美观的文字后,甚至可轻松驾驭每一支笔,即使是断水的笔,也可以写出不凡的字韵,展现文字的生命力。通过习字,你绝对能够写出自信、写出爱情、写出前途、写出事业。最重要的是,你能写出更好的自己。”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张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