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父亲》落幕 导演携手编剧举办交流会

2017-12-21 08:23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赵立新更愿意呈现悲剧英雄”

随着话剧《父亲》日前刚刚在上海美琪大剧院的落幕,作为此次的导演兼主演的赵立新,携手编剧史航、学者止庵、学者李静在侨福芳草地侨福学堂,举办了一场“朋友式交流会”。一个小时里,四位嘉宾妙语连珠,从学者的高度和观众的角度聊《父亲》,聊斯特林堡。

李静评论说,12年后的赵立新,一改“血脉贲张,极强张力”的表演呈现,而是从“批判性”的上尉视角出发,促成劳拉人物的“合理性”,从而表现出戏的核心“重视女性”。对于赵立新来说,“《父亲》12年前对我来说就像一只小公鸡,有大量的西洋式的激烈撞击,充斥着荷尔蒙。12年后,思考和感受的时间更多。”对于许多观众期待他在剧中再次爆发12年前那一声“狼式嚎叫”的时候,赵立新却说,“狼不见了,因为这匹狼变成了一匹很有涵养的狼。但是我的初心未改。”

这部原本晦涩阴暗的剧本在赵立新和金星的诠释下鲜活好看,一刻不停激活想象。对于止庵来说,他更加关注的是赵立新和斯特林堡之间的关系:“这部剧有两个舞台,一个是观众眼前的舞台,一个在赵立新的心里。真正的冲突在两个赵立新之间。我能看到赵老师心里的那个舞台”,并且他认为赵立新比斯特林堡光明。斯特林堡因为自己的婚姻和人生经历,是“仇恨女性主义者”代表人物。但是在这次结局和细节的呈现中,“赵立新更愿意呈现出一个悲剧性的英雄,他对于家庭有宽容。斯特林堡比赵老师要黑暗得多。”虽然紧接着,赵立新表示“我特别黑暗”,引起全场一阵笑,但无论是否真的“黑暗”,就像赵立新自己所说“只有黑暗才能体现出光明”、史航所说“一切失败中的诅咒,不可能影响这个世界”,斯特林堡从绝望中延伸出的希望,话剧《父亲》所引起的两性关系的思考,早已经超越了剧本故事本身的“夫妻仇恨”“夺子大战”,伸向了更加辽阔的哲思之向。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和璐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