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历史文化保护工作 长城保护不容忽视

2017-12-13 15:3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 长城内外皆故乡

原标题:长城内外皆故乡

2004年8月进行的保护八达岭野长城措施

长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而北京境内的长城,又是中国长城最重要的段落之一。八达岭的雄伟,箭扣的奇险,古北口的沧桑……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和文化。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著名长城专家董耀会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城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只不过被现在的行政区划分隔开了。提出长城文化带建设之后,要对北京各区保存的长城资源进行整合,加以保护利用。

整合利用

关于文化理清长城文化链条

长城文化带建设,首先要对历史文化进行梳理。董耀会认为,无论是建筑形制,还是历史作用,北京的长城,在全国的长城之中,均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我们在构建长城文化带的过程中,通过对长城文化的挖掘和整理,要把人类文明与中国长城和北京长城相联系的文化链条建立起来,并向世人展示。”董耀会表示,要让全世界的游人,在看到北京长城的时候,能够认识到长城的伟大,感受到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北京的长城是在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下修建的,建成之后发挥了怎样的作用。长城修建在一个怎样的地理环境下,两边生活着哪些族群?董耀会指出,这些长城的历史都要深入挖掘。另外还要做好长城建筑的研究和保护,它是中华民族文化物化的标志,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关于利用更好为社会发展服务

董耀会表示,长城这样一个有深厚文化的历史资源,如何更好地为今天的社会发展提供服务,需要认真思考。现在北京长城的保护,在全国范围内做得最好。但是在长城利用上,总体来说仍然存在低层次碎片化的情况。

董耀会认为,对于攀爬野长城的问题,也不能一味地责备游人。长城这样一个具有巨大文化魅力的历史建筑,任何人都非常向往,这是一种正当的需求。只是禁止不能解决问题,相关管理部门要做的是引导,怎样在满足人们需求的情况下,保护好长城。“比如箭扣长城,不完全统计每年有60多万人去爬,禁止攀爬,就能挡住这60多万人吗?完全可以在旁边修建人行步道,既可以让人们看到险峻的长城,又可以保证游人和长城的安全。”

董耀会表示,北京很多著名的长城景点,还没有正式开放的,都可以在科学规划后向社会开放。险峻的地方修好人行步道,平缓的地方,长城本体又比较坚固,也可以让游人走上一段,感受长城的魅力。

关于修缮坚持最小干预原则

董耀会说,目前长城修缮面临的主要问题,并不是资金问题,而是在修缮过程中如何做到最小干预。“如果长城那种历史感和沧桑感在修缮之后没有了,这种修缮就是失败的。修缮之后变成新的长城了,那就破坏了它的历史风貌。”

董耀会提出,现在长城修缮最主要的还是要抢险加固,在损毁程度不危及长城本体安全的情况下,要采用最小干预的方式进行修缮。

另外现在长城保护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大的修缮项目,国家有较充足的资金,但是在日常维护方面,资金支持还有欠缺。“不能等受损长城倒了再花大钱去修,可以在它没倒之前及时发现,进行抢险修缮,花些小钱就解决了问题。”董耀会表示,现在北京很多区已经有了专职的长城保护人员或者志愿者,还要进行相应培训,提高他们的文保知识和工作能力,使其在长城保护上发挥更大作用。

长城保护那些事

北京段长城573公里长

据市文物局资料,北京地区的长城始建于战国时期的燕国,目的是为了抵御东胡、山戎等游牧民族的侵扰。秦代以后的许多朝代都在北京地区修建过长城,但长城修筑工程最为浩大壮观的非明代莫属,因为明代北京城的北面就是国防前线。

为了巩固国防,明代统治者将修筑该段长城当作国家大事,使之在规模、质量和布防密度等方面都十分出色。现存北京段长城以明代长城为主体,自北京城的东北绕至西北,分布于现在的平谷区、密云区、怀柔区、昌平区、延庆区、门头沟区境内。

2006年起在全国范围启动长城资源调查,北京地区合计调查长城段落共447段,现存墙体总长度为573公里,其中明长城526公里,另有关堡147座,其他单体建筑1742座,相关设施6处。2006年,北京长城段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保护范围500平方公里

2006年10月,国务院颁布《长城保护条例》,为贯彻该《条例》,全面推动长城保护工作,北京市文物局于2006年委托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和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联合编制、划定长城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该划定成果于2011年5月15日正式公布实施。从此,北京段长城的建设控制地带面积达到3000平方公里,其中保护范围约500平方公里。

北京市公布长城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使北京长城周边环境保护有法可依,违法建设得到有效控制。部分长城或关堡通过环境整治、文物修缮,长城安全隐患得到有效消减,历史景观不断得到恢复。

开发利用段落不到10%

北京市文物局资料显示,北京域内的长城墙体及与长城不可分割的各单体建筑、附属设施、相关遗存等,因长期暴露在野外,其中约超过半数保存状态堪忧,还有约40%保存状态一般,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剩下不到10%的长城本体、附属设施、相关遗存,基本属于已得到抢险性修缮或已开发利用段落。

近些年文物保护意识更加深入人心。人为地、大规模损毁长城的短视、私利行为得到有效扼制。长城保护财政资金投入呈上升趋势,长城保护理念逐渐清晰,长城保护工作正面临崭新的局面。

10年投入3.74亿元修缮

经统计,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间,北京市累计投入资金3.74亿元用于长城修缮和保护,重点修缮了怀柔河防口、九渡河、青龙峡长城、密云古北口长城、延庆九眼楼、八达岭长城、平谷红石门长城、昌平流村长城、门头沟沿河城长城等。

2015年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北京市高度重视长城沿线抗战遗址的保护工作,陆续对爆发古北口战役和南口战役的密云古北口长城卧虎山段、蟠龙山铁门关段、昌平区南口流村段长城进行了抢险加固和修缮,使长城抗战遗迹得到了有效保护。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保护

1989年,北京市政府出台了《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巡视检查报告制度暂行规定》,对全市行政区域内的文物保护单位分层级实行巡视检查和报告制度。长城作为本体最长、规模最大的文物,一直是本市巡视检查的重点。同时,本市还积极鼓励社会力量参与长城的保护监督工作,并发动社会志愿者进行长城的保护宣传,起到了良好的监督作用。目前,本市在册长城保护员421名。“北京长城保护志愿服务总队”也于去年正式成立。

京津冀协同保护长城

北京市文物局、天津市文物局、河北省文物局于2015共同签订《京津冀三地长城保护框架协议》。2016年又签署《京津冀文物执法协作体框架协议》,三地通过片区协作打造文物执法全方位战略协作关系,共同探索长城文物执法工作资源共享的途径,开展三地交界文物保护单位及其他文物遗存的联合巡视检查和执法监督,协助查处文物违法案件;调动三地专家资源,共同培养专业人才;打造三地文物执法工作宣传平台,实现互联互通等。

在保障机制上,三地建立片区联席会议制度,每年定期就合作发展中的重点事项进行集体磋商,统一部署落实,共同研究制定下一年度专项协作计划和实施方案。

记者手记

整体保护规划先行

长城文化带应该是一条以长城为核心的历史文化保护带。除了长城本体以外,周边哪些相关文化遗产也应该纳入保护带,需要进行统一规划。因为在历史上,北京城与长城就是唇齿相依的关系,确定了长城文化带的保护内容,对进一步挖掘长城的文化内涵具有重要意义。

再有一点,北京辖区内573公里的长城,分布在怀柔、延庆、昌平、密云、平谷、门头沟等几个区之中,如何让各区的保护规范和标准一致,让北京段长城文化带建设能够链条完整,也需要更高层次的统筹规划。

最新进展

“鹰飞倒仰”重现英姿

2017年,北京市文物局使用市级财政资金,继续实施怀柔区箭扣长城146~150号敌楼(天梯至鹰飞倒仰)修缮工程。同时,协调密云区文化委员会,即将于近期启动密云东沟段长城修缮工程。另外,北京市文物局联合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等单位,拟探索利用社会资金,实施怀柔区箭扣长城150~154号敌楼修缮工程。(记者 王歧丰)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  作者:王歧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