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迎来“青年观光团”

2017-10-30 07:5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寻找古典音乐新生力量

“我买杯奶茶,能用微信支付吗?”“扫码行吗?”第20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最重磅的歌剧《女武神》10月24日首演,这部长达5个多小时的歌剧设有两次幕间休息,在保利剧院大堂售卖零食的餐桌前,簇拥过来的观众都要求扫码支付。工作人员抬头一看,脱口而出:“都是用手机付款的小年轻啊。”

还真被这位工作人员说中了,有人说古典音乐在国外以银发观众为主,而中国的剧场里年轻人日益增多。从这届音乐节看下来,无论是三里屯的新锐歌剧、正儿八经的经典版《女武神》,还是贝多芬等交响乐系列,一眼望去,穿着时髦的年轻人不少。

古典音乐融入都市生活

“去年三里屯还有‘小脏街’呢,今年就变样了,约!”北京国际音乐节新锐歌剧《小狐狸》上演之前,34岁的白领马冰在朋友圈里发出一张照片——三里屯灯火辉煌的背景中,两张《小狐狸》的票分外显眼。“去年我在这儿看过《冬之旅》,是那种文艺腔,我很喜欢。”

走进三里屯红馆,戴着猫耳形窄沿帽的萌妹子、搭着灰色长围巾的文艺男青年,还有背着书包的大学生在剧场内晃动,场内观众中一半是年轻人。他们看歌唱家们在自己身边穿梭,时不时也被剧中“你给我起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等接地气的翻译戳中笑点,彼此相视一笑。

“这样翻译剧本并不是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审美,只是还原它原本的语气和样貌。”北京国际音乐节助理节目总监、同时担任《小狐狸》剧本翻译的邹爽说道。不过她也预料到这部歌剧可能会受年轻人的喜欢,“剧目本身就很新锐,也有跨界的尝试,打破了传统舞台观念的表演方式。而且我们特地选在三里屯,他们不会觉得古典音乐离自己远。”

“平时工作很累,看演出是想放松一下,但我又喜欢有点格调和趣味的,时髦的剧目和芭蕾舞比较适合我。”《小狐狸》演出结束,马冰拉着同行的小伙伴走出剧场,重新走入车水马龙的商业街中。

其实不只在歌剧制作领域,也不只是北京国际音乐节,近年来,各大院团或演出方都在尝试让古典音乐融入生活。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每年的“漫步经典”和“五月音乐节”都会让音乐放下高冷面孔走进城市,玩一把快闪,秀一场露天演出,或是把音乐会搭配上红酒、甜品,各种户外古典音乐节也会以消夏、踏青甚至爱情、电影为主题,让古典音乐的面貌变得越来越活泼多样。

互联网引年轻人“入坑”

这几天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指挥家帕沃·雅尔维率不来梅德意志室内爱乐乐团演奏全套贝多芬交响曲。第一场音乐会开始前,在校大学生崔歌在中山公园音乐堂等候进场,“就是有一次在网上听歌,随机播放了一首贝多芬的作品,我觉得很好听,别的作曲家我听得不算多。这一次发现有贝多芬音乐会,我就来听听。”

像崔歌这样的年轻人,不少都是通过互联网入了古典音乐的“坑”。在网易云音乐等互联网音乐平台的评论区里,年轻人插科打诨地分享着他们对交响乐的见解:

“初听古典的小伙伴,给你们带带路:巴赫抗躁动,海顿抗抑郁,莫扎特抗失眠,贝多芬抗萎靡,柴科夫斯基抗饥饿,马勒抗瞌睡,拉赫玛尼诺夫抗寂寞……最后还必须得指出一个最管用的:布鲁克纳,抗吃醋后的不良情绪反应。”

“《侠盗联盟》唯一惊艳到我的,就是在布拉格转场的这段《沃尔塔瓦河》。”

……

还有一批听众自称“电影观光团”,是电影开启了他们接触古典音乐的大门。由于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被电影《七宗罪》用作配乐,这首曲目的评论区里就有用户留言:“电影《七宗罪》观光团前来报到”,“这部电影让我爱上了巴赫”……

在乐评人徐尧看来,现在人们听音乐变得越来越容易。“伴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和00后们都习惯在线听音乐,通过这个途径接触到古典音乐的人也就多了。”他说,从前人们只能买唱片听古典音乐,再往前,人们可能连唱片都买不到。现在听音乐的途径很多,互联网上的互动也会增强听众黏性,乐迷人数自然就会增长。

二三线城市尚待发展

“这确实是大环境的变化,近20年来关于古典音乐的信息成批量地涌入,盘子越来越大,必然会成为人们进行文化欣赏和消费的选项。”不过,在乐评人许渌洋看来,这种效应在北上广这种大学较多、青年人聚集的地方才有,乐迷年轻化其实与城市人口构成有密切关系。

北京国际音乐节每年10月举办,刚好和大学新生入学及开学时间接近。“每年这时候都有一大批大学生来到北京,他们可能之前很少有机会看古典音乐演出。当他们发现北京有这么多演出,可能就会全心投入到其中。”许渌洋说。

徐尧也认为,“古典音乐受众虽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化,但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毕竟现在年轻乐迷的购买力还有限。”据不完全统计,普通大学生平均每学期只会走进音乐厅一到两次,而这也是在票价偏低的情况下。“如果一些国际知名乐团来演出,票价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对学生来说可能会承受不起。”他认为,对古典音乐的喜爱只有转化成购买力,才会对这个产业的发展起到稳定、持续的推动作用,“等这批大学生成长起来,状况可能就会更好。”

此外,非一线城市中的乐迷群体也有待开发。“古典音乐在二三线城市的普及力度与一线城市相比存在不小差距,二三线城市的剧院和音乐厅设置也有所欠缺。”徐尧建议,中国本土乐团可以考虑多去中部或西部城市巡演,政府则适当辅以政策倾斜,“也可以先从进大学开始,在除北上广之外的其他城市中,培养起一批年轻爱好者,他们会成为古典音乐的新一代受众。”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韩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