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独奏家其实离你很近

2017-10-24 08:2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95后独奏家其实离你很近

“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特别成立了青年音乐家奖,而我还只是一个在校学生,就成为拿到这个奖的第一人。我一紧张就爱哭,呜——”在近日北京国际音乐节“音乐马拉松”的舞台上,还在读大学四年级的小提琴家柳鸣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观众被这个可爱率真的姑娘逗得直笑——这大概是本届音乐节舞台上最有趣的花絮。

看看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的音乐家名单,一种直观的感受扑面而来:年轻人真多。除了柳鸣这个95后独奏家,林大叶、黄屹等一批80后指挥家也在不断成长。中国古典音乐舞台已涌现出一批有实力的新生面孔,为中国交响乐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年轻演奏家和指挥家齐亮相

如果在后台看到柳鸣,你肯定想不到,这个琴盒上满是卡通贴纸和毛绒玩具挂件的小姑娘,竟然是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两首协奏曲的青年小提琴家。

可在“音乐马拉松”的舞台上,柳鸣与乐团合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极有看点。舞台上,刚才哭鼻子的小女孩牵引着弓弦,拉出的音响十分细腻,充分展现出女性的柔美。越到后半段,她的演奏越是与乐团的音响紧密融合在一起,把《梁祝》演绎出别样的江南风韵。

除演奏家日渐年轻化外,年轻指挥家更是在“音乐马拉松”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当天率团演出的指挥共十位,除了余隆、谭利华和张国勇,其余七位指挥——李心草、杨洋、夏小汤、张洁敏、林大叶、黄屹和景焕——都是新一辈指挥中的佼佼者。其中林大叶37岁,夏小汤36岁,出生于1986年的黄屹才31岁,在众指挥中最为年少。在古典音乐界,这个年龄段的指挥,实属年轻。

在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光宪看来,不只是音乐节,其实整个中国古典音乐界都呈现出年轻化的态势,以张昊辰为代表的“90后”钢琴家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一些出国留学的,或是在国际比赛中获奖的中国年轻人越来越多。”陈光宪笑称,“原来听说有中国人在国际上获奖还觉得兴奋,这几年都习惯了。”

国内平台为推新人出力

“现在有实力的中国新人不少,有的是在国外影响力比在国内大,有的刚好相反。不管是哪种情况,新人的出现都有赖于平台的支持。”资深古典音乐经纪人、乐评人张克新认为,国内古典音乐界新人辈出,各大交响乐团和北京国际音乐节这一类平台功不可没。

“国外的古典音乐演出相当商业化,新人想靠办音乐会赢得关注度,其实并不容易。”张克新透露,国外大多数音乐厅租场价位根据季节而变动,在演出旺季,新人面对的租场价格同样很高,同时还要与演出的名团大家来竞争。这种市场逻辑对新人的“出头”并不完全有利。“反观国内,很多院团和平台愿意启用有实力的新人办音乐会,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机会。”

不少青年指挥家就是通过北京国际音乐节的舞台被世界知晓,林大叶是其中之一。2009年,刚刚29岁的他从德国留学回来,国内的工作还没有开始。“没想到有一天得到消息,次年北京国际音乐节让我指挥一场音乐会,和小提琴大师宓多里合作。”林大叶说,和宓多里合作简直是所有指挥家的梦想,更何况自己是一个年轻人,“独奏家、乐团等一切配置都是高规格的,只有我是新的。”

这场音乐会的成功,为林大叶的指挥生涯敲开了门,让他步入世界古典音乐行业的视线。此后他多次带团赴欧洲巡演,几年后北京国际音乐节上《白蛇传》《九歌》等歌剧与交响史诗的首演中,也有了他的身影。2012年,他还在德国赢得第六届乔治·索尔第爵士国际指挥大赛冠军,成为中国首位摘得此项殊荣的选手。

“指挥的成长非常需要实战经验。”林大叶说,他在30岁出头就和上交、中国爱乐等多个职业乐团合作,得到了历练,非常感谢指挥家余隆给年轻一辈提供的机会,“有时他甚至会把国际大腕分配给年轻指挥,不仅是让履历看上去更光鲜,更是让大家直接吸收经验。”

青年人不止步于“被展示”

“这么多年来,我最崇尚的信条就是创新,人最重要是超越自己,而青年人有创造力和活力,他们才是中国音乐的未来,我乐于为他们提供机会。”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毫不掩饰自己对青年人的支持。不过,让年轻人登台甚至唱主角,会不会降低一场演出的艺术水准?余隆表示,他坚持按国际标准执行。

“中国的文化力量已经很强,但我们经常想拿一些自己觉得很好的内容去打动外国人,其实推中国的人才也要按照国际的标准制式。”余隆说,他愿意在各种平台上为中国人才提供桥梁,同时以高标准要求他们,才能让世界古典音乐界看到中国青年音乐家的才华。

可喜的是,青年音乐家并没有在“被推送”“被展示”的平台上止步不前,而是在精进技艺的同时,不断挖掘自己的潜力。刚刚30岁出头的指挥家黄屹,就已经在云南昆明聂耳交响乐团中担任艺术总监,尝试乐团管理的工作。这也是世界上几乎所有成熟指挥家都会选择的发展方向。

“当初我来到昆交,就是为了让云南也有一支职业化的交响乐团。”职业交响乐团的重要标志是什么?要有自己的乐季。黄屹说,现在我国虽然有70多支交响乐团,但真正有音乐季的却很少。“音乐季就像课程表,我们需要按照这个课程表严格训练,这是乐团职业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

可设计一个乐季,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曲目一共设置多少套、每个月安排几场演出、生僻曲目和普及性曲目如何安排、如何协调音乐家的时间……作为艺术总监的他都要操心。“我经常拿着中国爱乐乐团和广州交响乐团的节目册看,一个好的乐季,从节目册上就能看出来,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黄屹一脸笃定的神情。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韩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