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没式演出模糊观演界限 《小狐狸》刷新赏剧体验

2017-10-12 08:16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浸没式演出模糊观演界限

连着三天,一只“钻”进三里屯的《小狐狸》,让每一位现场观众疯狂了。这部浸没式歌剧有夹杂着摇滚狂欢的开场序幕,有找不到舞台和观众席的剧场,有穿梭在观众中间随时互动的歌唱演员,作曲家雅纳切克三个小多小时的原版歌剧被英国伦敦寂静歌剧团浓缩到一个多小时,而且干净利落地完美诠释出来。国际音乐节(BMF)艺术总监余隆评价说:“《小狐狸》开辟了一个歌剧理念,小成本小制作的歌剧应当引领当代歌剧潮流。”

观众有时也是“演员”

演出从一进门就开始了。就在大家还在聊着天儿准备进场的时候,现场几位乐手开始了他们的即兴演奏,很快,现场变成了一场狂欢,歌剧演出现场竟然飘出了《We Will Rock You》和《Hey Jude》的歌声。歌声、乐曲声、欢呼声,给当晚雨夜的三里屯带来了一种神秘的感觉。

随着“小狐狸”的出现,人们沿着一道贴满了寻人启事的长廊,走进一个摆满了沙发、台灯、桌椅、地垫等家具物件的巨大客厅,这是歌剧的第二幕。剧情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着,围观的观众或坐在沙发上或席地而坐,小狐狸、森林人等演员就在近在咫尺的眼前推动这剧情。

最后,人们随着演员来到了像极了雾都流浪汉栖身之所的第三幕。在这个空间,演员的表演也更加的随意自然。他们有时候会走到观众身边演唱,有时候也会面对着某一位观众倾诉衷肠,有时候也会向观众递饮料、给观众披上毯子、将乐器暂时交给观众保管。这就是浸没式歌剧的魅力,模糊了观演界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这个空间里,观众有时候是参与者有时是演员,更是演出的一部分。

诞生于“非演出场地”

该剧导演黛西·艾文斯表示,英国伦敦寂静歌剧团就是想把歌剧带到“非演出场地”,在这种场地里可能不像音乐厅或者歌剧院有那么好的声场和条件,但是可以利用声音技术的处理、用电子技术合成以及最先进的无线耳机装置来诠释歌剧。在这种环境下,歌剧不但可以有一种新的音乐节诠释方式,同时还可以让观众走进歌剧世界,跟剧中的角色一起体会在音乐当中所叙述的的故事。

当初,这部戏在伦敦的首演就是在一个典型的“非演出场地”——伦敦滑铁卢桥的桥洞子里,首演之后又去了赫尔辛基,在一个类似北京798一样的一个大空场完成了表演。如今来到北京,在时尚地标的三里屯红馆,剧组进行了精心的制作。看似杂乱无章的场景,满地的垃圾、随意摆放的垃圾桶等等,其实都是舞美设计有意而为之,据说甚至一个绳子长什么样、挂在哪儿都是设计好的。

导演黛西说,她们也曾经有过想法,把摩拜单车也作为道具搬到现场。当然,现场还有一些垃圾桶是工作人员从外面捡回来的。黛西表示,寂静歌剧团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做这样歌剧的团体,她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不管懂与不懂歌剧,都能在这种浸没式环境戏剧的方式,通过现场零距离的故事场景体验中去理解歌剧精华的部分,而不是坐在观众席面对着一个大舞台欣赏经典。

小成本小制作大理念

“一个人的创造力,在于如何敢于放弃自。”余隆表示,20年来BMF不断地在拓展新的空间,给北京观众带来更新的理念、概念和惊喜,“《小狐狸》的上演开辟了一个歌剧理念,小成本小制作的歌剧一样精彩。很多人认为歌剧艰深难懂,但这是一个通俗易懂的作品。”

余隆回忆说,第十五届音乐节那年,组委会决定音乐节未来歌剧的走向要以创新创意的理念向全新的领域、全新的空间拓展,所以去年请来海外留学归来的邹爽担任助理节目总监,也是出于这种目的。邹爽认为,歌剧新浪潮在寻找另一个方向,就是越糙越好、越面对面越好,重要的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当代观众走近歌剧。寂静歌剧团的演出让很多不喜欢歌剧的年轻人成了歌剧粉丝,《小狐狸》首演时有50%的观众是首次看歌剧,百分之六十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观众。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张学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