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莹 谁说女子不如男

2017-09-12 08:28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周莹 谁说女子不如男

◎刘永加

眼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以泾阳县安吴堡吴氏家族的史实为背景,讲述清末陕西女首富周莹苦心经营打造吴氏商业帝国的故事。剧中周莹是一个有着浓厚江湖习气的女子,跟着养父舞枪弄棒打把式卖艺。周莹被输光钱财的养父卖掉,逃跑时因缘际会来到了吴家,开始了跌宕起伏的一生。历史上的周莹(1868-1910)果真如此吗?

我国现代著名国学大师、诗人吴宓(1894-1978)是周莹的侄子,出生在安吴堡,他在自己的著作和日记中,记载了其伯母的一些情况,并曾写诗描述了他的伯母:

其一:筑台寡妇比怀清,吴氏义堂有富名。盐业兴家多助赈,诰封一品纪荣恩。

其二:巧逢庚子是灾年,助赈功完西狩先。帝后未闻亲召见,赐呼“义女”更虚传。

其三:立嗣安家似孝钦,何缘母子竟离心。当堂责劝樊山判,晚岁园居悲义深。

吴宓的诗作虽然简短,但是给我们提供了其伯母丰富的史料,对于斧正一些传闻具有重要的作用。我们就去看一看历史上真实的周莹吧!

奉婚冲喜

婚后不久,周莹就成了寡妇

清同治七年(1868),周莹出生在陕西三原县鲁桥镇孟店村。周莹的曾祖父周梅村,经营盐业,是清朝嘉庆时期三原的富商大户,为人疏财仗义,在当地被称为“周八爷活财神”。周莹出生时,周家早已家道中落,并且她父母早逝,由兄嫂抚养长大。哥嫂把她许配给了安吴堡大富豪吴尉文的儿子吴聘。

安吴堡吴姓祖先,原籍江苏,其祖先在唐朝时曾在泾阳做过县令,才选定了安吴堡这块风水宝地,从此吴家就在此安家落户,为了吴氏后代永远安宁,所以把驻地命名为“安吴”。大约传至清朝初期,吴家兴旺发达起来,当时的吴氏兄弟分成东、南、西、北、中五大家(也称五大院),吴宓就出生在北院。其中以东院最为兴旺,就是后来周莹的婆家。东院的曾祖父叫吴恒德,生前经商,死后用钱捐了“诰授宣武都尉”的官衔。祖父吴萼轩,曾在甘肃凉州一带经商,以后发了财,用银子捐了个“诰授武德骑尉卫守府”的官衔。周莹的公公叫吴尉文,生于道光庚寅年(1830),死于光绪丙子年(1876)。他曾用银子捐官,做过湖北候补道台、山西宁武府知府等官职,并被授予“议叙布政使”的荣誉职位。

吴氏发家,主要是由于吴尉文得了办理淮盐盐务,就是在户部注册,承办江苏、江西、安徽等省盐业的专卖权。他凭借手中掌握的几百万盐引,就是政府发给的专卖盐业执照,一引为四百万斤,在扬州设立“裕隆全”盐务总号,各地设立分号,一年就有几百万两银子的收入,盐商在当时是最有权势的官商。

吴尉文就生了一个儿子,叫吴聘,这孩子十六岁时得了不治之症,已经奄奄一息。当时民间有个迷信的说法,把带病结婚叫“冲喜”,认为结婚是“红鸾照命”,可以冲散“白虎凶星”,结婚以后,病人就可消灾免祸,逢凶化吉。因此吴家决定提前结婚。当举行婚礼这天,吴聘已经病势垂危,卧床不起,只得让他的妹妹扮男装,代替哥哥行礼。婚后不久,吴聘就去世了。周莹从此就变成了寡妇。但是吴家没有男丁承嗣,周莹就成了吴家法定的唯一继承人,吴尉文便将吴家的商铺、生意交由周莹来管理。

一年后,吴尉文在外出途中遇难,据说是讨账途中坠入黄河溺亡,许多账簿都丢失。那时,经过两次鸦片战争,整个社会已经显露出末世的破败和荒凉。时局的动乱,影响了百姓的生活,也影响了各类生意,吴家当然不能幸免。此后,吴家的商业逐渐衰落,收不敷出,已濒临瓦解之势。但好在吴家仍有不少商号、店铺和资本。失去了公公这个靠山,周莹并没有退缩,她冷静地处理了家中大事。此时的周莹仅仅只有18岁。

“垂帘听政”

“垂帘听政”

吴家家业

在周莹手中起死回生

周莹虽然是一个弱女子,但是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再加上她父母早逝,从小养成了独立的个性和思考习惯。一下子面对吴家这么大的摊子,周莹没有手忙脚乱,开始思考她所面临和要解决的问题。

当时,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寡妇,尤其是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周莹如何抛头露面,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周莹就效法历史上的女皇搞起了“垂帘听政”。

当年年终,周莹将吴家在外地的总领(商号经理)召集回来,由总管家代替主人设宴款待,以示东家对伙计们的关怀。吃喝完毕,周莹在大厅一间屋外挂上一道竹帘,听取各地生意情况的汇报。之后,分别提出了她对下一年度的安排意见。

当时参加宴会的总领,很不以为然,认为“一个年轻寡妇,懂得什么”,都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有的人见东家生意已经衰败,暗中早有打算,想让东家早点垮台,自己好另谋高就。但是口头上还虚与应付,东家咋说,我们就咋办。其实根本没当回事。谁知第二年年底,结算账目时,凡是按照周莹主意办事的商号,都赚了大钱,相反不执行周莹意见的都赔了本。由此之后,周莹在总领伙计中间树立了威信,大家无不佩服她在商业经营上的独具慧眼、善于理财的本领,从此声名大起,打开了局面。

周莹接管家事后,用她的智慧和辛勤,用好管家和账房人等,在她的悉心料理下,吴家原有商号个个重新兴盛起来,后来还增设了不少分号。除了继续经营江苏、江西、安徽等省的淮盐引又先后在湖北、上海、四川、重庆、甘肃、陕西等地设了总号、分店,甘肃主要经营药材,湖北主要经营布匹。各大商埠、码头都有吴家的生意。南通北达,联成一气,呼吸可通全国。

民间曾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吴家的伙计走州过县,不吃别家的饭,不住别家的店。”其经营范围之大,资本之雄厚,可以想见。之后,周莹又在关中各地开设当铺,药铺以“仁寿堂”为字号,并在淳化、口镇等地开设了油坊、烧酒坊、粮店、米号;泾阳县城内山门角以西两边都是吴家的房产,共二十几院,足足占了半条街道。这时吴家的家业已经达到了鼎盛时期,周莹为吴家挣下了几百万两银子的巨额财富。

对簿公堂

继子承嗣后

竟然企图独掌家产

周莹在管理上毫不手软,对于背叛吴家的人,她也是快刀斩乱麻及时处理,体现了她的雷厉风行的风格。

在吴氏商业占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货药材店——川花总号总理(即经理)和扬州 “裕隆全”盐务总号总理想趁原东家去世将商号据为己有,周莹获悉后,对此展开了暗中调查,在掌握了大量证据后,迅速撤换了两位总理。随后,周莹提拔诚实守信的伙计进入商号管理层。为了稳定人心,周莹更是大刀阔斧地将“裕隆全”全体店员薪俸提高了两成,高出扬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账年分红,“裕隆全”的员工薪俸在江南同行中成为翘楚,极大调动了店员的积极性,“裕隆全”的生意没有因掌柜易主而受损,反而蒸蒸日上。

在生意经营上,周莹入行不久,很多门道都没搞懂,但是她靠着淳朴的信念,一切以经营为上,百姓需求为上。对于陷入困境的渭北吴家运载业,她果断改革,采取统一管理、统一运价、利益均得、共担风险的方针,一举将陷入困境的渭北运载行业引出了泥沼,保证了西部物流在风雨中畅通。

周莹继承了吴家的家业,但没有儿子继承却是憾事。为了吴家的传宗接代,不得不在本族中院要了孩子承祧过继,过继的儿子起名叫吴怀先(后人称安吴大少)。据说,按宗族关系,南院和东院的亲系最近,按理应该在南院中选子承嗣,但是周莹不喜欢南院的孩子,为此事和南院打了多年的官司,周莹最后以“择贤立爱”为由,赢了南院。她给了中院一万两银子,收吴怀先入门承祧。

然而,吴怀先承嗣后,竟然企图独掌家产、取得掌家大权,与其母周莹发生了矛盾,常闹家务纠纷。吴宓在第三首诗中说的就是此事。

周莹深知吴家的今天,来之不易,不能轻易放弃权力,一怒之下,到西安道台衙门越级告状。当时的府台兼布政使是樊增祥,吃了双方的贿赂,用釜底抽薪之计,把周莹娘家叔父周十一、周十二传来申斥说吴家母子不和,都是他们从中挑起,“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他们去解疙瘩。周莹听说后很是生气,决心要到兰州总督衙门上告。

樊增祥闻此消息,很是紧张,就将吴怀先叫来说:“你母亲要到总督那里上告,告你个忤逆不孝之罪,就要杀头。”他一面恐吓吴怀先,一面又委托咸、长知县(即咸阳和长安县)出面调解,他们领上吴怀先来到三原山西街周莹的公馆,隔帘长跪请罪,从早上跪到下午,周莹才开恩叫吴怀先起来,一场家务官司就此了结。周莹这才回到安吴堡,立即把平日给吴怀先出谋划策的人,一一借故开销。

诚信经营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周莹深知,要在经营中立于不败之地,把自己的商业大厦做大做强,诚信决定了一切。

吴家的高陵南糖商号食盐专卖店误将海盐当晋大青盐卖出,被一个老人购盐时发现了。老人找到商号总理给出了严厉的批评。周莹知道此事后,非常重视,立即命盐店贴出告示,承认错误,以三倍价格赔偿给老人,受到高陵县百姓一致好评。她的盐店销售额,几乎在一夜间提高了四倍,占到全县盐销售量的七成多。事后,周莹命商店在门口挂了一块“诚实无诈自律自戒”的木匾作警示,这块牌匾直到她死后毁于南糖店的一场大火。

当百姓遭遇灾害时,正是缺衣少粮之时,许多商家纷纷涨粮价,而周莹却千里贩粟也不加价,为民解困,获得民众一致赞扬。但此举却引起一些粮商的痛恨,骂她砸了他们的饭碗。周莹听到后笑道:“民以食为天,你若为牟取暴利无所顾忌,真正砸破碗的人就是自己了。”

一年秋天,关中棉花喜获丰收。但是关中的许多棉花行想趁机杀价,引起棉农不满。周莹则坚持按照往年的市场价收购棉花,棉农便将棉花都卖给了她。第二年,棉花歉收,因上年棉花库存充足,周莹独占商机,获得了更大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是周莹终生坚持的经商原则。对于下属的粮行经营,她常常亲自检查质量,亲自动手拣杂挑沙过土;对于布行,她常常卖布亲自复尺;对于茶行,她同样亲自品尝新陈。吴家的商品在她的严格管理下,经得起消费者检验,更经得起货比三家。

与此同时,周莹坚持打造自己的品牌,边民喜欢块茶,她就高薪聘请茶叶专家,创造出名传西部边陲的“泾砖”茶,成为陕西知名产品;对于当地的特产三原大布,她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对原布加工工艺多次改进,使三原大布质量不断提升,信誉日增。三原县城的山西街成为全国最负盛名的大布一条街,各地客商纷至沓来,把三原大布销往全国各地。

一品诰命

先后两次获得慈禧封诰

在苦心经营中,周莹更注重对身边人和下属的人文关怀,周莹不是把他们当成工具使用,而是视他们为自己真正的知心朋友。不但为他们成家立业,而且为他们教育子女,让他们放心去搞好经营。她的属下也是知恩图报,从而相互支撑把吴家的商业做得更好。周莹掌权的25年间,揽到旗下的人才成百上千,仅财会人员就多达260多名,这些人都是誉领各地的拔尖能手。

对于那些她家的佃户,也都是她的邻居,她也很是关心,千方百计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后来,周莹干脆把自己的土地放权给佃户经营,佃户自负盈亏,纳税之后每亩地每年象征性缴纳斗粮做租金。如遇歉收或灾祸当年租金免收,在双方自愿基础上一经签约,即日生效,20年不变,赢得了当地百姓的爱戴。

由于战乱和天灾,关中地区涌现出饥民大潮。周莹经过商量后,决定开仓放粮,设置粥厂,赈济灾民。让泾阳、淳化、三原、蒲城、富平等自家米粮店开仓放粮,在安吴堡外辟出5亩地设立日夜粥厂,将库存粮食分给周边揭不开锅的穷苦人家。她的善举被载入泾阳县志。此外,她还捐助银子兴水利、办教育、建文庙、助军饷,使她成为关中地区远近闻名的侠义“女商人”。

在国家危难时,周莹还能慷慨解囊,更是难能可贵。慈禧西安避难时,周莹向慈禧太后提供了10万两白银的支持,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赐给她。《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国家进交白银,同赴国难。慈禧感于她的义举,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正因为如此,周莹才在社会、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赢得了无与伦比的人气和名声。

宣统二年(1910年),周莹去世,终年42岁。临终前,她将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巨额财产分给所有下人,土地归村人共有。给周莹出殡的当天,四邻乡亲八万多人自发给她送葬,真是空前绝后。然而遗憾的是,吴氏家族因为她是寡妇没有后代,竟然不允许她的坟茔进入她亲自改建的吴氏陵园。

供图/刘永加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