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歌剧也是体力活儿

2017-08-24 15:5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看歌剧也是体力活儿

昨晚,国家大剧院与大都会歌剧院、波兰华沙国家歌剧院、巴登-巴登节日剧院联合制作的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首次在大剧院登台亮相。吕绍嘉指挥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和合唱团,携手杰·亨特·莫里斯、安·彼得森、李晓良等歌唱家,为观众带来了一场长达五个小时的歌剧盛宴。“这部歌剧非常难,但演员的技术根基非常稳,吕绍嘉对节奏的把握也非常出色。制作舞美很新颖,既有创意,又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指挥家张国勇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它是有里程碑意义的。”

大剧院为观众准备简餐

一般来说,大剧院的演出通常都在19时30分开始,提前一小时观众才能陆续进场,但是昨天17时左右,平时安安静静的国家大剧院就异常热闹起来,检票处已经有不少前来观看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观众在排队了,因为昨晚这部《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演出时间将长达五个小时。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作为瓦格纳里程碑似的歌剧作品,无论在音乐创作还是融会的哲学思想上,都达到了一个毋庸置疑的高峰。这部歌剧首演于1865年,在瓦格纳进行创作时,以叔本华为代表的十九世纪德国哲学思潮正风起云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很多内容,如主人公对夜晚与死亡的渴望,都受到了这些思想的影响。而在音乐上,瓦格纳创造性地运用“无终旋律”来营造回环往复、绵延不绝的听觉感受,更使得《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在被意大利作曲家制霸的歌剧圈里独占一格。前奏曲中的“特里斯坦和弦”、第二幕长达二十多分钟的“爱情二重唱”以及第三幕结尾时伊索尔德的“爱之死”咏叹调,都对音乐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一部内涵如此丰富的作品,必然需要大的体量来承载。《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从昨天17时30分正式开演,最终落幕时已近22时30分,整部歌剧的演出时长约290分钟,其间穿插了两个30分钟的中场休息。

就在观众们忙着入场和观看演出的同时,大剧院的工作人员也没闲着,这一回他们专门给观众们提供了中场时可以凭票领取的简餐,据介绍这在大剧院的演出历史上也算得上“特殊待遇”了,毕竟坐着不动看完五个小时的演出,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体力活儿。“在国内看瓦格纳歌剧的机会真的不多,所以这次我是请了会儿假来的。”一位乐迷爽朗地对记者说,“演出质量高,还有饭吃,挺值。”

演完看完都不容易

两次长达半个小时的中场休息,其实也是为了能让演员和乐队好好地喘口气儿。虽然杰·亨特·莫里斯、安·彼得森、李晓良都是久经瓦格纳歌剧考验的老将,但要完整地演出这部作品,还是觉得有点吃不消,男女主几乎要贯穿全场,更是十分辛苦。也正是因为表演的难度太大,本版《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没有B组,到本月29日,演员们还要再唱三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已经是第七次饰演伊索尔德的安·彼得森坦言自己还是会有一点压力:“这个角色本身再加上导演的要求,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我喜欢这种感觉,也希望观众能喜欢我的演绎。”

昨晚的谢幕环节中,全场掌声雷动,因为在不少观众看来,光是能成功演完全场这一点就足够让人钦佩。“国家大剧院值得为拥有这样的观众而骄傲。”在现场观看演出的巴登-巴登节日剧院院长安德列亚斯·墨里士·泽卜浩斯激动地说道,“而且我发现观众们普遍很年轻,这是好事,我看到了未来歌剧的希望。” 向来挑剔的“内行”观众也对这场演出评价颇高,正如中国音乐学院教授谢大京所言,“都是顶尖的演员,能在国内看到这么不错的歌剧,我真的很激动。这部剧时间很长,但细节处理得非常细致,我相信即使是普通观众,也会非常喜欢它。”

中世纪爱情宛如谍战大片

除了演员们的精彩表演,昨晚演出的舞美设计令观众们惊叹不已。《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取材于中世纪欧洲广为流传的传说,讲述了来自两个敌国的骑士特里斯坦与公主伊索尔德意外相恋并最终赴死的悲剧故事。这一回,执导本版的波兰国宝级导演特雷林斯基别出心裁,把古老的故事搬到了钢筋铁骨的现代战舰上。演出的大幕一拉开,观众们看到的便是巨大的圆形雷达扫描图。随着音乐的铺陈与故事的展开,三层高的“九宫格”战舰截面渐渐显露出庐山真面目。每个“房间”的灯光随着需要或明或暗,自然地完成了转场,也省去了一般歌剧换景时的人力消耗。整场看下来,竟有一丝希区柯克《后窗》的味道在其中。狭小封闭、无处逃脱的空间,冰冷的钢铁栏杆与弹药箱,巨大的换气扇,都格外在突出战舰上黑暗压抑的氛围,令人不由得为每个人物的命运捏着一把汗。在伊索尔德与仆人布兰甘特挑选毒药时,两台监控摄像头将二人的面部表情、装着各种药水的药包分别投射在舞台上方,一瞬间让观众有了在看电影的错觉。而在第一幕结尾马克国王登场时,随从们打起探灯和荧光警示棒,刺目的灯光从台上照到观众眼前,更是如同看了一场IMAX版的好莱坞谍战大片般身临其境,极具代入感。

“舞美真的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空间的分割非常有效果,置身其中就像看一部大片。”中国音协音乐评论协会理事陈志音说,“舞美突出了很多视觉细节的同时,演员们在导演的指导下同样看点颇多,每个动作都非常符合人物的内心。”打击乐演奏家李飚同样高度评价了这一版的舞美,“舞台昏暗的格调色彩和这部剧非常相配。”

责任编辑:孙梦圆(QZ0004)  作者:高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