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导歌剧《红楼梦》很懂行 赖声川:导歌剧得会看总谱

2017-08-17 08:22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执导歌剧《红楼梦》其实很懂行

9月8日和9日,旧金山歌剧院制作英文原版歌剧《红楼梦》将在保利剧院上演。随后,将启程前往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和武汉琴台大剧院的巡演。8月15日晚,该剧导演赖声川以及作曲家盛宗亮就该剧创作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先入为主看过原著的观众,赖声川表示:“作为中国人,想象着把这么长的一本书变成两个小时的戏大多数接受不了,它不可能满足所有人。我希望大家给我们一个机会,放下你们的成见,看看自己的感觉如何。”

用“红楼”传播中国文化

著名作曲家盛宗亮担纲这部戏的作曲,演员阵容则汇聚了优秀华人歌唱家石倚洁、武赫、石琳、苑璐、李晶晶、张秋林、何佳陵、郭燕愉等,在舞台上用歌剧的方式演绎穿越中外古今的爱情故事。

盛宗亮说:“我从小就是个红迷,‘文革’的时候就偷偷摸摸的看。那时候,就很羡慕宝玉的生活。我看了很多遍,越来越欣赏其中的文学价值。当年也有过把《红楼梦》变成歌剧的想法,但我总觉得这事儿太大了,做不成。”

盛宗亮介绍,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有一个“传龙基金会”,这是当年去美国读书或者在美国定居的华人成立的一个基金会组织,主要是想向西方传播中华文化。这一次,他们异想天开计划把《红楼梦》改编成一部歌剧,于是就找了旧金山歌剧院。最终,主创班底锁定了华裔作曲家盛宗亮、华裔剧作家黄哲伦、有着西方生活经历又深谙中国文化的赖声川以及奥斯卡得主叶锦添,这几个有着不同背景的华人艺术家聚在一起做起了“红楼梦”。盛宗亮说:“因为热爱《红楼梦》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艺术上的手法有些接近。” 

没有王熙凤为省时间

盛宗亮说:“我们问过红学家,这部书主要讲什么,每个人的回答都不一样。这就给我们在创作中留下很多工作的空间。”在原著中,王熙凤绝对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可能谁也想不到,歌剧《红楼梦》中竟然没有“凤姐”?盛宗亮解释说,这部书中最动人之处在于“宝黛钗”之间三角恋,所以主创决定把这个当成戏剧的主线,宫廷斗争、家庭斗争等等作为副线,而这些副线都是造成宝黛悲剧的动因。最终,主创班底对“红楼”做了大手术,将书中500多个人物缩减为7个人物——宝、黛、钗以及贾元春、薛姨妈、贾母和王夫人。除了宝玉,全是女性角色。

盛宗亮特意解释道,尽管王熙凤是个很有色彩的人物,但是她对于这部歌剧的爱情故事没有起到根本性的作用,所以她就被忽略掉了。导演赖声川则认为,《红楼梦》被改成两个小时的歌剧,“我们怎么弄都会被人骂,中国观众肯定不满意,因为删了这部分这些人不满意,删了那部分那些人也不满意。”对于王熙凤,赖导表示,仅仅两个小时的戏,如果把王熙凤加进来,至少还要多出40分钟戏,“我们还是干净一点,该牺牲的就牺牲。”

暂时不翻译成中文

去年,这部戏在旧金山歌剧院首演,获得了当地主流媒体的一致好评。赖声川表示,这部戏的缘起就是为了给老外看中国人如何将这个经典的作品变成歌剧。“这部戏首演的成功,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觉得,我们在传播中国文化做了一件还不错的事情。”

在西方的歌剧院里,按常理是不设字幕机的。但是,歌剧《红楼梦》在旧金山的首演有史以来破例第一次设置了字幕机。赖导说:“很多看戏的中国朋友跟我说,这个感觉真好。坐在这里已经不会在乎是什么语言了,字幕中的很多文字都是取自《红楼梦》本身,看上去特别有一种雅的感觉。”

英文版本的“红楼”在他的家乡会不会水土不服,赖声川说:“盛宗亮写的音乐,是为英文量身打造的,翻译成中文的工程很庞大,甚至连很多的音符都得改编。我们主要是先看看北京观众的接受程度怎么样,如果说大家感觉语言不重要就先演下去。同时,我们也希望大家通过这部戏,看到我们在面对世界的时候,怎么表达给外国人看的。我觉得,其中的趣味就在这儿。”

赖声川第五次导歌剧

大部分观众看赖导的话剧比较多,看他的歌剧却很新鲜。但对于赖声川而言,导演歌剧却已经是第五次了。之前,他曾经导演过莫扎特三部喜剧——《女人心》《唐璜》《费加罗婚礼》,同时他自己曾经担任编剧和导演创作过一部歌剧《西游记》。“当年,在国外工作的经验是很珍贵的。在旧金山歌剧院里的工作几乎是分秒必争,我排练时我的副导演会跟我说,这段排练完毕估计还剩下两分半钟,您打算怎么做。排练结束时间到了,很快所有人都不见了。这就是在国外排戏的效率。”

这些年,在内地也有一些话剧出身的导演跨行导演歌剧。在普通观众眼里,赖声川同样是一位话剧导演,但这是一位有着深厚古典音乐功底的话剧导演。说到歌剧和话剧导演的区别,赖声川笑着说:“歌剧导演你必须会看总谱!”

说到看总谱这件事,赖导轻描淡写的自谦道:“我还行。还有音乐方面的底子。因为导歌剧的时候,一切都是在讲谱。比如说,我在导演时,经常会跟演员说,你在唱到第26小节的时候,往前走三步。在32小节的时候,你下去。在现场,我们会用这样的语言去交流。”

赖声川说,这种交流对于会看总谱的导演来说没有差别,导演话剧的看着台词,而导演歌剧的时候就看着总谱就是了。赖声川表示,他不敢对北京市场和观众有所预判,但他希望大家多支持,原创艺术不容易,而歌剧又是最不容易的,他希望大家多理解“我们确实是在认认真真地做这件事情。”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张学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