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金》首演 “铁三角”扔了话剧的面具

2017-08-07 08:21 北京娱乐信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断金》首演 编剧邹静之赞不绝口

上周末,由邹静之编剧、黄盈导演,“铁三角”张国立、王刚、张铁林主演的话剧《断金》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由此拉开了该剧全国巡演的序幕。邹静之与“铁三角”曾合作过电视剧《五月槐花香》等作品。再次联手,邹静之感慨地说,我们四个人加起来快三百岁了。可这四位老先生凑在一起却“折腾”出了一部发人深省的舞台精品。记者采访邹静之时,他说,“铁三角”排话剧是“不冤不乐”;他自己也将这种价值观注入进了剧本,他说,为了拔份儿,为了活给别人看,我是不喜欢。

“桃花”勾起舞台瘾

《断金》的剧本写在七年前,这是当年邹静之接下的一部委约作品。

2015年底,张国立突然请客吃饭,邹静之便和“铁三角”在饭桌上重聚了。席间,这三人又一次提起了演舞台剧的梦想。

邹静之回忆说,“2003年的时候,我给人艺写的《我爱桃花》刚刚演出,就把他们演舞台剧的心勾出来了。他们让我写个和纪晓岚有关的话剧。我写了一稿大纲,写得有些超现实主义,挺好玩儿的,很新鲜。那个话剧都建组了,可是天天看电视里说‘非典’越来越厉害了,后来就说算了。这一下十几年过去了。他们一说演舞台剧,还说要演纪晓岚,我说那个我已经没兴趣了。我这儿正好有个人家委约写的戏,因为各种原因没做成。中间还有剧院想问我要走,要排这个戏,我都没给。他们那次一说要演舞台剧,我就说我这儿有一个本儿,写三个男人两个女人的戏。仨人儿一看都喜欢,就开始讨论谁演谁的问题了。”

排话剧“不冤不乐”

“铁三角”分起角色来,都想演剧中有脾气的贵宝。“谁都觉得贵宝有彩儿,就像拍《五月槐花香》的时候大家都想演范五爷一样。但是演员的行当不能错,张国立就是老生,张铁林就是花脸。”最后,张铁林演了想吃开口饭的旗人贵宝,张国立演见过大世面、家道中落的富小莲,王刚则演善于钻营、一门心思想要出人头地的魏青山。

“铁三角”分好了角色,就建组排练了,他们还建了个微信群讨论创作问题。

“这一建微信群,我算惨了。这仨人特别认真。我夜里、早上都因为他们讨论角色被吵醒过。他们仨,不迟到,不早退,吃盒饭。按照他们的收入,这一个来月排戏,和他们排影视的经济收入没法比,他们在这儿就是赔本赚吆喝。王世襄先生写过天天玩儿葫芦玩儿蝈蝈儿的人,他们没有收入却乐此不疲,他说这是不冤不乐。演话剧不赚钱,还赔钱,以前我自己也往里赔钱。这就是不冤不乐,它不挣钱,但是我快乐,干吗事儿事儿都想着拿秤约约,价值观就是在不值中产生的。我看他们三个人在排练现场比在拍戏现场快活得多,走词儿,吊嗓子,唱戏,互相提建议。我就理解了,比如来北京演《理查三世》的凯文·史派西他们为什么每年都去剧场演戏。舞台上那种表演的连续性和实对实的台词,不像拍电影都是演片断,能让演员提升清洗一下。”

他们就是吃这碗饭的

在彩排场结束后,张铁林在台上说,“我没上过台,所以我演得特努力。”“铁三角”登台次数极为有限,但邹静之却对他们的表演赞不绝口:“他们上过没上过台都不重要。我后来发现一点,为什么说好演员是祖师爷赏饭吃。要是让我演,我一辈子也演不出他们的从容劲儿。他们身上带着天生来的东西,就是吃这碗饭的。有好多人跟我说,这么多年都没看过表演这么活色生香的话剧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把程式化的舞台腔,把话剧的‘面具’扔掉了。这就好比是大剧院请多明戈来演歌剧,他一个男高音要演男中音,人家来排一天,却像排了俩月的,由不得你不鼓掌不喝彩。我特别庆幸这个剧本,搁呀搁呀,搁到彩排那天,我看到它成了观众喜欢看的戏。”

对于“铁三角”的表演,导演黄盈也是赞不绝口。有好多人问黄盈,和“铁三角”合作会不会压力很大。黄盈说,“实际上一点儿压力都没有,三位老师合作太久了,他们互相说话总是在调侃逗闷子,逗得有时候我都接不住了。三位老师人都特和善,排练之余还能听王刚老师聊聊明清家具。”

提到表演业务问题,黄盈也对“铁三角”的认真和专业度颇为佩服:“我们上学时候都看过国立老师三十多年前演《朱莉小姐》的剧照,他在剧中演主人公让。他因为演这个戏得了戏剧梅花奖。这次排练我深切感受到了梅花奖获得者的舞台功力。而且这三位老师,总是比剧组其他人更早到排练厅。”

不喜欢“活给别人看”

《断金》里头,哥儿仨合伙在东安市场做买卖,从清末、民国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间,买卖做大了,兄弟为利闹分了,到头来社会历史的变迁让王刚饰演的、一辈子惦记出人头地的魏青山黄粱梦醒,又被打回了原点。

而张国立演的富小莲则早早儿就经历了历史变迁造成的家道中落,他一辈子代人写书信,干着自己最擅长的事儿,挣着只够温饱的钱。他的“不争”与魏青山的“争”形成了鲜明对比。邹静之在剧中写了一句台词:“四万万人都拔尖儿,那不得扎着啊。”他还在剧本中形容有些人的人生是进戏园子看戏,有些人则是进戏园子抢座儿来了,座儿抢着了,戏也散了。

邹静之解读说,“我其实啊,我原来想写这三个人无分别,可写着写着,对和错还是出来了。富小莲,他见过权贵,也死过一回。他把原来的荣华富贵全忘了,所以他就是要干自己愿意干的事儿,就愿意给别人写信。咱们小时候,永远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都当将军谁当士兵啊。咱有时候看到的社会就是这样,老说年轻人就得上进。可我身边儿好多年轻人就愿意做古琴,就弄小肉肉,就玩儿。人家也工作,有点儿钱就拍电影,接着挣钱,还要接着拍。这种人干着自己愿意干的事儿,比出人头地当将军重要多了。社会安定的感觉特别好,否则一努就变形,就杀人越货,就什么都有了,能安身立命就可以了。我也没特别反对魏青山的追求,但为了拔份儿,为了活给别人看,我是不喜欢。”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王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