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艺术之门”23年低票价只为坚持初衷

2017-07-06 07:5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暑期艺术节最低20元看演出,音乐堂向孩子们打开“艺术之门”

20元钱,或许可以从购票网站抢到一张特惠电影票;同样的钱想听一场音乐会却近乎天方夜谭。与故宫一墙之隔的中山公园音乐堂却办到了。观众只需花上20元,就能聆听名家弹奏莫扎特、贝多芬、李斯特的曲目。

7月6日晚携《千与千寻》《卡门幻想曲》而来的“世界经典名曲音乐会”,依然是这个低到让人惊讶的价格。7月2日启幕的“打开艺术之门”暑期艺术节,从7月2日到8月31日,61天里共上演70场演出。所有场次最低票价20元,最高不过百元。更难得的是,23年来,年年如此。

人气超高

开幕演出票40分钟被抢光

7月4日晚,一场“中外经典声乐作品音乐会”在音乐堂如期上演。让担任本场艺术总监的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颇感意外的是,原本以为高冷的演出迎来了近九成的上座率。

其实,在“打开艺术之门”正式“开门”之前,大部分场次的门票就已销售过半。音乐堂销售总监孙毅介绍,今年5月1日开票当日,艺术节开幕式演出票在开票40分钟后就被抢光,闭幕式票也在5小时内就告售罄。即便延迟到6月底才开票的“大提琴与电影音乐视听音乐会”,一个星期内就售出逾半数。专门为孩子们打造的夏令营同样火爆,5月1日开始报名,一周内,打击乐、琵琶、京剧、竖琴夏令营均已超额。相比外面夏令营动辄六七千元乃至上万元的收费,这里只需要六七百元。和演出票价一样,音乐堂的收费只相当于别家的十分之一。

从1995年推出这个专门为儿童打造的艺术培育平台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它的最低票价只有10元,最高100元,1400多个座位中,50元以下的票占比过半。后来最低票价调整为20元,其他不变。“一方面是让价格梯次更合理;再就是10元一张的票,容易产生废票,一些人买了却不来,浪费了名额。”孙毅透露,如今100元的票最好卖,“同样是最好的位置,在其他地方卖七八百元,这里的性价比无疑最高。”

在音乐堂总经理徐坚看来,很多家长有意让自己的孩子从小接受艺术熏陶,但是现行演出市场的高票价将他们挡在了门外,好在音乐堂给他们推开了一扇门。“过了春节,就有观众打电话询问购票,不少人建议冬季也可以办一场。说它是最有群众基础的艺术节,我们有这个底气。”

坚持公益

260万元补贴让演出不赔本

徐坚亲眼见过这样一个场面——一位老大爷在售票窗口给家人打电话,告知对方自己给孙子和儿媳都买了京剧场的票,“一个人的爱好可以传递到一个家庭,众多的家庭就组成了我们城市的氛围。”徐坚相信“文化可以改变一座城市的性格”。

如今已担纲首都剧院联盟理事长的徐坚坦承,票房连传捷报的首都演艺市场,这些年场租费也在持续攀升。“我们这里场租费是每一场6.5万元。”执掌包括音乐堂在内的众多京内外剧场的她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暑期的70场都是如此收费,轻轻松松就可以收入约460万元,而单靠每张几十到一百元的门票,平均一场也就能收入5万元。

今年暑期俩月的全部收入就是卖票所得的350万元,而成本就得300万元——艺术家和院团的演出费,制作数以万计的节目单、海报的宣传费,以及员工工资、水电等费用。“这还没有计入场租成本,如果按照通常的成本核算方式,‘打开艺术之门’铁定是赔本的。”徐坚说,对于众多知名艺术家这些年以特惠出场费的不离不弃,她除了报以敬重、愧疚,再就是更坚定了“初心”——坚持公益性,绝不跑偏。

好在这些年都得到了主办方市文化局的资金扶持。由市文化局发起设立的北京文化艺术基金于去年6月正式启动,当年便向“打开艺术之门”资助260万元。上周末,“打开艺术之门”在参与该基金组织的复评项目里摘得头名,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将铁定再次获得文化艺术基金的扶持。该基金管理中心主任张鹏介绍,“接近300万元的资金补贴已属于较高额度,资金主要用途是支付部分场租,以及对外发布的宣传费用。”他透露,为了更好地扶持“打开艺术之门”,基金明年还会提前介入。

艺术家言

不为挣钱只为熏陶孩子们

著名指挥家谭利华是“打开艺术之门”的创办人之一,上周末,他已是第23次率领北京交响乐团为“打开艺术之门”献上“开门”演出。“每年这个时候也是我们最期待的时刻。”当被问到相比外面商演,出场费偏低,为何还钟情这里,他稍作沉吟:“不是所有的演出都是为了挣钱,这是我们对孩子们的承诺。”

在他看来,23年的“打开艺术之门”已经培养出了“一代半”乐迷,再过上三五年,整整两代乐迷就出炉了。谭利华至今还为发生在这里的一则励志故事感动——十多年前,一位十来岁的少年迷上音乐堂,连续几年都来参加“打开艺术之门”,如今他已成长为一位职业音乐家,站到了自己曾经仰视的舞台中央,为台下那些像他当年那般投来殷殷期盼眼神的孩子们献艺。

尽管这些年屡屡呼吁收效甚微,谭利华还是希望今后能有更多企业、财团参与进来,为孩子们的艺术教育添上一份力。徐坚也承认,“打开艺术之门”的力量还稍显微弱,每年参与人次以十万计,二十多年下来,累计参与观众也就二百来万人次。“一些有意向赞助的企业上来就问你的规模,我们这点儿数目,的确只能算零头。”她说自己从来不去抱怨企业家最终没有给予支持,“我期盼台下的观众里,今后有人能成长为企业家,他更懂我们。”

不过,她也承认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儿。“市场从来不是靠坐等得来的,需要自己去拓展。”她说,自己和不少参与的艺术家秉持这样一个信念——拿出暑期两个月,好好地培育观众和市场,待到观众有了,就不用发愁市场了。经过这些年的培育,包括古筝、二胡、古琴在内的“曲高和寡”之乐,如今都成了票房保证。徐坚爽朗地笑道,“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并没有傻到做赔本的买卖。”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陈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