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京城】一展阅尽“西方现代艺术近二百年历史”

2017-07-03 13:4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莫奈到苏拉热,穿越时空的艺术之旅,在历史长河中了解这些艺术家的绘画风格,以及背后的思潮和社会背景,这听上去是个宏大的事情,只要趁着暑假欣赏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的“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便有收获,就像小说中的苏菲与很多哲学家对话,你也可以感受到每一幅作品的魅力,和画家无可替代的艺术风格。

莫奈 “睡莲”永久绽放

对风景的新感知(1800—1910

10
海 亚历山大·赛昂 1903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受到17世纪荷兰风景画和19世纪初期英国风景画的影响,19世纪的法国画家们探索出一种感知自然的新方式,写实主义者逐渐将注意力从意大利古典主义转向自身周围的环境,在创作中尽可能接近自然。

W020170429692578904726
睡莲 克劳德·莫奈 1907

克劳德·莫奈创作有250多幅《睡莲》,圆形画面的《睡莲》也是首次来到中国展出。作为印象派的代表莫奈一生都在追逐自然界的光与影。很少有人像莫奈一样针对同主题专门描绘不同季节、不同光线和天气状态下的色彩变化。

看《睡莲》的整体效果,会让人感觉得他喜欢用灰调子。其实走近看他的画,色彩是非常饱和,纯度极高。据说他喜欢堆极多的层次,经过电脑分析,有的居然高达15层。

赫里翁 在抽象与写实中变换

西方艺术中的人物与肖像(1850—1980

在古典艺术中,肖像画被认为是模仿的最纯粹形式,对人物客观及忠实地再现。这个基本可以想象成手工复刻。

从1930年起,让·赫里翁就是巴黎先锋艺术最激进的代表人物之一。他采用环形和倾斜的形状,创作出“紧张”和“平衡”的系列组图。

11
哥特式肖像 让·赫里翁 1945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这幅《哥特式肖像》透露出冷漠与沉默,支着拐杖的男子从阴影中走出,进入画面,为刚结束的战争的恐怖作证。标题更是烘托出画面的悲喜感,将受伤的男子躯体与教堂的城垛联系在一起,男子腿上的阴影则体现出一种特别的写实主义倾向。

12
穿白裙的女人 阿尔伯特·杜波依斯-皮勒 1886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在《穿白裙的女人》这幅画作中,阿尔伯特·杜波依斯-皮勒采用了“色彩分割法”的技术,也被称为点彩画法,即在画板上堆砌纯色的小彩点。这张身份未知的女士肖像画是最早采用点彩画派画法的肖像之一。

毕加索 不断质疑自身的绘画

从立体主义变革到纯粹主义(1910-1950

这一时期,最受关注的巴勃罗·毕加索,与乔治·布拉克最早在1908年,向意大利文艺复兴建立的绘画准则发起挑战。他们致力于解构现实,从画中提取多样性,并试图创造出比物体外观更客观的形象。

13
静物:壶、玻璃杯和橙子 巴勃罗·毕加索  1944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在《静物:壶、玻璃杯和橙子》这幅画中,粗重的粗黑线条在长方形的画布上将画作主体进行简单分割。画面色彩暗沉,主要为绿色和褐色色调,构图紧紧围绕物体,桌子的棱角被画框框定,桌子上的物品以黑色、蓝色或灰色的线条呈现出轮廓和结构。这些物品不仅仅是物体自身,也被聚集在一起进行了一场对话。毕加索不喜欢看到物体死气沉沉地维持原样,他调动一切智慧让他们变成其它东西,每一件物体都被赋予了新的体积、密度、材料和重量,而外观却毫无破绽。

唐吉  采用投影画法刺激想象 

超现实主义,梦境与无意识(1940-1950

20世纪20年代初期,文学和诗歌界的超现实主义运动探索了精神分析的新方法,它试图给人类和社会带来根本的变化。它专注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发现的“无意识”在人类思维中的重要性。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在无意识现象中注入了新的生命,阐释了心灵的真正功能。

14
手与手套 伊夫·唐吉 1946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伊夫·唐吉这幅有代表性的画作《手与手套》中,让人们看到了“具体的非理性”的图像:一个不连续的风景,布满了光华且坚硬的地质元素,外观呈生物形态,让人联想到一个石化的世界,其形状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水和风所侵蚀。

唐吉从1926年起开始采用投影画法,并从1931-1932年起系统使用这种方法。他从未停止尝试这种刺激想象的手法,以表达思想的力量。

杜布菲 大胆尝鲜 小心创作

回归物质(1930-1960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成灾难及人道主义价值观破灭后,许多创造者开始追寻起因和核心价值。作为“二战后出现的最伟大的法国画家”,让·杜布菲的作品,无疑成为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

与祖父和父亲同为葡萄酒商的让·杜布菲直到1942年才走上绘画的道路,从那时起,他开始连续不断地进行创作,尝试了多种材料和材质,试图寻找到一种与西方文化毫无关联的方式,在原始艺术或边缘艺术中汲取灵感。

上世纪50年代,杜布菲进行了大量创作,并醉心于发现各种新鲜事物。他先后创作了“浆糊”系列、“蝴蝶翅膀画”系列、“奶牛”系列、“拼组画” 系列、“地形学”、“肌理学”、“植物元素”和“物质学”等一系列作品。

“鸣路波”一词是杜布菲的自创词,由法语单词“狼”和“恶作剧”混合而成,向人们揭示了新的艺术创作空间。在“鸣路波”时期,杜布菲以蓝、白、红等三色为基调进行绘画、雕塑、建筑及各种拼组的创作。

15
虚幻的风景 让·杜布菲 1963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虚幻的风景》是让·杜布菲在1962到1974年间创作的跨度最长的作品系列“鸣路波”中较为早期的一幅,该系列标志着其在绘画研究中走向了新的方向。

杜布菲试图去除任何空间上的定位,没有高低,没有左右,没有背景和形式,没有上下颠倒,让目光更中无法停留。“鸣路波”要求观看者的目光是自由的,目光本身就是创造者,可以自行追求意义。

在具象与抽象之间(1910-1980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通过逐渐摒弃绘画的具体主题,艺术家通过木板、线条、形状和颜色之间的关系,将想法和感受转至画布上,形成了新的艺术形式,包括有机/几何抽象,艺术成为人们寻找纯粹的通道。

16
乡村 阿尔贝托·马涅利 1913-1914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阿尔贝托·马涅利处于具象与抽象争论的中心,在《乡村》中,现实既可以辨认,又进行了简化。强烈的建筑线条对大块的纯色进行分割,体现出画面上的各个元素。

1914年,马涅利来到巴黎,结识了毕加索和费尔南·莱热。他从立体主义中汲取了绘画的平面性,通过画布表面投射简单的形状展现具象。(记者:纪敬)

17
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将展至8月31日。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