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20年 东棉花胡同走来香港女生

2017-06-06 09:2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东棉花胡同走来香港女生

被冠以“内地古装玄幻剧金牌导演”的香港导演林玉芬,近年来的《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作品,部部收视喜人,而她也越来越忙碌。

4月27日,是林玉芬的生日。当天,她执导的古装剧《醉玲珑》正在北京进行紧张的后期剪辑:这段时间每天上午十一点前,她都会一头扎进剪片室,紧盯镜头的每一个细节——生日,注定是顾不上了。傍晚五点,剪片室依旧忙碌。工作人员推上小巧精致的巧克力蛋糕,蛋糕上的桃花树造型,恰源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树边上的卡通人偶,红色羽绒衣、灰色大围巾,双臂张开,笑靥如花,正是片场的林导!

看到蛋糕上写着“四海八荒第一美少女生日快乐”,先前还沉浸在紧张工作状态中的林玉芬,脸上的笑已和人偶一样灿烂,一旁的工作人员则用手机记录下这珍贵的画面。林玉芬的笑,和她二十年前刚从香港北上内地拍戏时,并无二致。

“到北方后要在澡堂里站着洗澡,我毕生难忘”

东城区东棉花胡同39号,中央戏剧学院。1985年一个纯属偶然做出的决定,让林玉芬和这家坐落在胡同里的中国戏剧第一学府,结下了缘分。

高中毕业后,“戏痴”林玉芬在香港搞了好几年的话剧社,之后开始觉得自己“东西不够”,想继续深造。但当时的香港,并没有专业的戏剧高等院校,林玉芬的老师给她建议:“一所台湾的国光剧艺实验学校,一所北京的中央戏剧学院,你可以考虑,但国光不提供大学文凭,而中戏是非常正式的学院。”

“去北京的中戏!”林玉芬的选择很果断。怎么和中戏联系上?她想到了新华社香港分社,但除了中戏的地址,其他的信息一无所获。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林同学”给中戏的招生部门写了一封信,表明自己想在导演系学习的意愿。

收到回信时,已经是1985年9月,过了中戏导演系当年招生的时间。幸运的是,负责招生的老师在信中答复林玉芬:“你可以先来旁听。”

1985年秋,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迎来了史上第一个香港女生:“我叫林玉芬,请大家多多关照。”而在中戏85级导演系旁听一年后,她正式考进中戏86级导演系。

如今的“林导”,接受采访时一口“港普”不自觉地带着儿话音,提到北京菜,一句“原汁原味儿”更是字正腔圆。但当年自以为普通话不错的“林同学”刚到北京时,过语言关甚是狼狈,因为“大量的北京俚语和土话根本听不懂”。好在,班上同学对这位“香港女生”都特别照顾,热心教她吐字发音,一起上台词课,一起排练小品。于是,导演系的同学,成了林玉芬口中的“保护天使”,“没有他们,我不会适应得这么快。”

克服语言关,生活习惯自然也要入乡随俗。北京的澡堂子文化,让林玉芬印象深刻。1985年的中戏没有澡堂,林玉芬就硬着头皮和同学一起去王府井的“华清池”洗澡,“香港很热,不可能没有地儿洗澡,到北方后要在澡堂里站着洗澡,我毕生难忘。”

在中戏学习的那几年,林玉芬和上世纪80年代所有的大学生一样,浑身被一种家国情怀所笼罩。她至今仍保存的中戏学生证,纸页泛黄,但黑白一寸照上的“林同学”,眉目间,有那个年代大学生特有的朝气。旁听那年,学校安排她住在中戏招待所,四人间,除了她的床位,其余三个床位轮番换人,多是来中戏短暂进修学习的。

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北京求学,林玉芬感触很深的一点是,国家耗费很多钱来培养大学生,“一切都是国家给的,学校每个月发27元补助,还会定期发粮票。”而相比其他同学每个月70元左右的生活费,每月生活费高达200元的她,是同学公认的“富豪”,“我常会请大家撮一顿,宫保鸡丁五元一大盘。”

了解国情,被林玉芬视作在京学习最重要的收获,“这不是在书本上能学到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她也把如今人们津津乐道的“林氏古装剧审美”,归因于北京文化的熏陶,“当年在京学习之余,看了大量画展,今天的审美其实是那时候打下的基础。”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徐颢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