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又是一年送考时

2017-06-05 10:4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又是一年送考时

公社用拖拉机送农村考生

自1952年新中国建立高考制度以来,这种人才选拔方式一直被称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很多人将其看成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早年,在计划经济时代,高考也被赋予了“计划”色彩,让谁报名、报哪所高校,多由老师来做主,包括送考,也是老师代劳。据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一位“40后”老考生回忆,当年他的老师对学生学习情况了如指掌,高考的正日子,老师把他们送进考场后,在外面从头等到尾,临了还会询问答卷情况。至今他都记得老师听完他复述语文作文内容后拍着他肩膀说的那句话:“你没问题啦,肯定能考上!”

受“文革”影响,高考中断了10年,直到1977年重新恢复。那一年高考,是一次改变人生命运的重要考试,考生达15.89万人,在新中国历史上罕见,全社会高度关注,送考甚至动用了政府资源。据本报1977年12月15日2版《考场见闻》一文记载,每个考场的校园或门前,都有几百辆自行车整整齐齐地停放在那里,由专人看管。各校普遍设立了小件物品存放处、医务室和饮水处,商业部门还在考场附近开设了小卖部,供应食品、文具。在农村,有些考生的家离考场较远,公社、大队专门用拖拉机接送。考生们非常感激地说:“一人考试,十人关心,校内校外,都来支援……”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高考考点安排相对集中,导致部分考生去考点的路途有些“遥远”,需要送考。据本报1983年7月14日1版《本市高考准备工作就绪》一文报道,当年教育部规定全市各郊区、县的考点全部设在县城,为保证考生顺利参加三天的考试,相关区、县的有关部门想方设法为考生解决食宿问题,有的区、县开放旅馆、招待所和一些中、小学校舍供考生住宿,有的区、县安排了考试期间接送考生的专车。

"场外更比场内热"

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高考继续牵动着考生家长的心,送考热度持续不减。

高考正值酷暑,但考场外似乎比考场内更热。本报1992年7月9日1版刊登的文章《场外更比场内热——高考场外见闻》写道:考生进入考场,家长们却不肯散去,他们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大倒送考苦水。一位开车送儿子赴考的家长埋怨着,“坐公共汽车怕慢,骑自行车怕坏,自己找车送来,孩子又晕车了……”很多家长一直等在考场外,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他们才举着酸奶、汽水、雨伞、扇子接走自己的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因为太重视高考了,每年都有不少家长为考生保驾护航,送考者中有的是父母,有的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们或双双陪同,或一家几口齐上阵,使得送考者人数早已超过考生人数。除望子成龙、爱子心切等原因,还有一部分家长当年出于各种原因错失高考良机,所以他们把给孩子送考看成“补上当年高考这一课”。本报1997年7月8日1版文章《“老三届”的心愿》就提到,1997年高考头一天,北师大二附中考点门前挤满了几百名等孩子的家长,其中有一名在外地工作的王女士,就是因为当年离开北京去了兵团,为了赶上送儿子考试,她特意提前一周乘飞机赶回北京。

毫不夸张地说,家中若有高考考生,送考就成了一个必须慎重考虑的大问题。本报2001年7月13日14版刊发的回忆文章《在高考的日子里》,生动记录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普通考生家庭关于送考的纠结:虽说我家到考场只有五六站地,但是中途要换一次车。如果乘公共汽车路上遇到堵车就麻烦了。考场注意事项明确规定,迟到20分钟就不准进入考场,岂不误了大事。父亲的意思是“打个车去吧”,母亲坚决反对,说如果遇上堵车,出租车同样也到不了考场,万一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更急人。再说打个车去考场,也会给女儿增加思想压力。于是父亲主动请缨,要骑自行车带我去考场,母亲还是不同意。说早晨路上人多车多,既不安全又违反交通规则。最后母亲决定全家三人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共同去考场。这样即使中途有一辆自行车坏了关系也不大,准能正点到考场……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