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京城】与它们相比,再长寿的人类都不值一提

2017-05-03 08:4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人类的寿命不断延长,然而,与自然界的一些生物相比,再长的寿命也显得太过短暂,那些人类口中所说的永恒,没有多少真正实现,生命的延续是许多永恒的前提。

菩提树——展品名称:菩提树下许个愿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在人类尚未诞生之前,树木就已经存在,它们见证着世代变迁,看着人类从无到有,再看着一代代人生老病死,它们不知道什么是永恒,因为它们就是永恒本身。

在近日开馆的北京古森林博物馆里,最年轻的古木也有300年,它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人类在时间里推磨,然后在年轮上一遍遍地画圈。每一株古木都揣满了故事,除非你走近它们,否则它们不会轻易诉说。

与恐龙同期的木化石

硅化木——展品名称:侏罗纪年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古森林博物馆展出的年代最久远的古木是距今1.5亿年的硅化木,这种树木远看感觉一碰即碎,但实际坚硬无比。是什么让郁郁葱葱的树木呈现出了金属质感?这要归功于一种化学变化——交代作用。

数亿年前的树木在自然力量作用下被大量埋入地底,在地层中,树干周围的化学物质如二氧化硅、硫化铁、碳酸钙等在地下水的作用下进入到树木内部,替换了原来的木质成分,保留了树木的形态,经过石化作用形成了木化石。因为所含的二氧化硅成分多,所以,常常被称为硅化木。

这种替换作用非常精确,以至于不仅如实体现出外部形状而且还体现出内部构造,有时甚至可以确定细胞构造。这种替换的专业词叫“交代作用”,是指同时发生溶解作用和沉积作用从而使一种矿物取代另一种矿物的过程。硅化木的形成即是硅取代木纤维的过程。

正是这种取代、替换,使恐龙年代的植物得以呈现在我们眼前。在这些树木面前,人类太过渺小,而那些围绕在人类生活中的烦恼也更加显得微不足道。

银杏故乡

银杏——展品名称:情比金坚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在我国,有一种树木栽种范围十分广泛,北自沈阳,南达广州,东起华东海拔40-1000米地带,西南至贵州、云南西部海拔2000米以下地带均有栽培,这种适应能力极强的树木就是银杏。

银杏的历史也有几亿年之久,它是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遗留下来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现存活在世的银杏稀少而分散,上百岁的老树已不多见,和它同纲的所有其他植物皆已灭绝,所以银杏又有活化石的美称。而在上世纪末的一个发现,确定了我国是银杏的故乡。

1998年,科学家在四川金佛山北坡和西麓的原始森林中,发现了大片幸存的银杏野生植株,填补了银杏未发现原产地的空白。这个群落共有银杏约1800株,最大植株至少有2500多年的树龄,被认为是世界唯一大片幸存的野生银杏。由此可见,我国是名副其实的银杏故乡。

在古森林博物馆展出的银杏取名为“情比金坚”,是一棵千年银杏古树的树干,通体金黄,底部经过生长分为两个树干,树干又通过枝连在一起,象征爱情之路坎坷,也许暂时分离,但有情人终成眷属。此外,树干上下结有不少各种突起,通常认为这类突起是潜伏芽形成的。有人理解为:生活不总是一帆风顺,难免遇到各种疙疙瘩瘩的事情,但只要心里充满爱,一切均会顺顺利利。

香樟传说

香樟——展品名称:飞翔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可能是新馆落成,古森林博物馆里的气味中更多的是现代材料装饰过后的余味,但是有一些树木,靠近时会有一种无法掩盖的来自大自然的清香,这些树木就是香樟树。

据科学家研究,樟树所散发出的松油二环烃、樟脑烯、柠檬烃、丁香油酚等化学物质,有净化有毒空气的能力,有抗癌功效,有防虫功效,过滤出清新干净的空气,沁人心脾。长期生活在有樟树的环境中会避免患上很多疑难杂症。

香樟——展品名称:无用之用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民间相传樟树寓意吉祥如意、长寿、辟邪,把樟树当做风水树。樟树有着“樟树娘娘”之说,这是一种传统的信仰,让自家孩子把樟树认作为继娘,可以像“樟树娘娘”一样长寿;过去还有生女儿种一株樟树之说,以便以后女儿嫁出去用来制作嫁妆之用。此外,还有人会在香樟树下结拜,因为樟树还表示对人信守承诺。

关于樟树的传说有很多,这里讲述一个香樟与仙鹤的故事。清朝江西省内有一对小夫妻,家境清贫,但是夫妻两个心地善良、相亲相爱,日子也算过得甜美。一个傍晚,夫妻两人收工回家,发现一对受了伤的白仙鹤落在家门前,发出痛苦的叫声,夫妻俩动了恻隐之心,把两只仙鹤抱回家,喂水喂药,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不到半个月,仙鹤就痊愈了。

邻居见了,劝他们把仙鹤卖了,可以赚一大笔钱,但是夫妻俩摇了摇头说:“仙鹤是天上的神物,只能在空中飞翔,如果卖了,会遭天打五雷轰的。”之后,夫妻俩各捧着一只仙鹤将它们放飞了。

过了几天,在放飞仙鹤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两株香樟,天气虽旱,但香樟却长得青翠欲滴、生机勃勃,夫妻俩喜出望外,每天给它浇水、施肥。

香樟——展品名称:太阳神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几十年过去了,两夫妻都已白发苍苍,香樟却长成了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他们的家境不仅变得殷实富足,而且子孙满堂。在他们临终之际,唯一的嘱托就是照看好门前的两株香樟。子孙们谨记祖先的嘱托,一代又一代地护树、爱树,邻里也由此变得团结,人们也变得勤奋朴实了。

官职代名词

国槐——展品名称:麒麟献瑞 千龙网记者 王焕摄

槐树是北京城内比较常见的绿化树,也是北京市市树。紫禁城内英武殿东侧的断虹桥一带,古槐成林,素有“十八棵槐”之称,是紫禁城的一景。相传这些槐树植于元代或明初,这些古槐直径大多两米有余,姿态苍老。俗话说“千年松,万年柏,不如老槐拐一拐”。

用槐树指代科举考试,在我国历史上有一个漫长的发展演变过程。槐树在上古时期就是官职的代名词。《春秋纬▪说题辞》记载:“槐木者,虚星之精也。”在此,槐树被赋予了神秘虚幻的色彩而受到西周统治者的尊崇,槐树也因此而成为政治权利的象征。

《周礼▪秋官司寇▪朝士》中记载:“掌建邦外朝之法,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群士在其后,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群吏在其后,面三槐,三公位焉。”槐树则是指代“三公”的位置,所谓“三公”,即太师、太傅、太保,是周朝三个最高官职的合称。

在古森林博物馆里展出的古木,外表看去奇形怪状,但却大多尘封着上千年的历史,在每一株树木前去慨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显得多余,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站在它们面前,仔细体会经过千年的历练形成的生命体,独有的从容和泰然。

责任编辑:张露汀(QC0001)  作者:王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