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黄 贵在“黄儿”音

2017-05-02 09:09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豌豆黄 贵在“黄儿”音

“高手在民间”,这句话历来被无数次灵验并属实。豌豆黄,红极一时并成为现今京城众多小吃城中很闪光的京食儿;更可以用各种形式的包装向全国各地推荐,老京味儿传统的饮食竟然还有如此这般迷人?

豌豆黄早已告别了昔日的金贵。慈禧老佛爷认真欣赏过的一种细腻甜沙而精工细作之食,如今已经淹没在无数种新老京食的诱惑之外。

童年打小的英雄崇拜,更该是一种基因深埋于骨子里的良性传承。时不时地以传奇英雄作为一种钢性记忆,或许,豌豆黄作为一种街头食品曾影响并划痕过不少“一张白纸”的一代人。

老掉牙的关于慈禧试吃豌豆黄的故事细节

古都北京。独特的背景,从这里走出传出去的“皇馔”与“皇说”,往往再无抵抗者。似真似假也当真,没有啥费劲巴拉的细解释。霸气——历来如此。

话说,一百多年前的春夏之交,慈禧太后玩心现、幸临北海公园。当然了,那会儿这园子可不是人人都能进去的地界儿。老太太在大园子里闲溜达完了,又在园中园的“静心斋”里落座歇息。

也就在这小花园,豌豆黄——稳坐皇家食品的位置,就很奇妙地由此诞生了。

早不来、晚不来,就赶着快要开餐的这会儿,“静心斋”的高墙外有动静。几大嗓子吆喝、几小铜锣的敲打声,竟然惊动了哪根儿慈禧好奇的神经。下人们,吓得大气儿不敢出。

幸亏,这会儿的老佛爷喜兴儿地没耷拉脸:“这外面,是啥响动?”——“回禀老佛爷,这是街上卖豌豆黄、芸豆卷的肩挑小贩。”

遵老佛爷之命,小担挑先被搜了一个遍,下人们才唤领着进了静心斋的小园子。见着皇太后啦?小贩就怕掉脑袋,“噗嗤”,一个下跪。醒过闷儿来,才知晓老慈禧询问的意思,忙双手捧着豌豆黄、芸豆卷奉上。“敬请老佛爷赏光。”这位小贩话音儿都抖颤。

没承想,少许豌豆黄、芸豆卷“抿”进了嘴儿,慈禧便一脸的和颜悦色。“留下吧!”这就算被组织直接恩准了。小贩进了御膳房、穿上御膳衣,专职两个刚刚被演变成“皇馔”品种的制作。

从民间小街到皇城门内,又从皇城“下放”到民间,豌豆黄的身世就是这样反复蜕变的。与其他城镇的其他资源的争执,绝无关系。没有其一、只有唯一。

我有一疑。北海公园作为曾经的皇家花园,一直是高墙所拢;甚至,有的老墙地段至今依在。那样又高耸又墩厚又实在的墙围,外面的声响怎能一下子被老慈禧的“老耳”所获?

杜撰的故事、口传的传奇、附加的皇馔闲说?都有可能。再多一件,再少一件,也没谁在意。

其实再准确地印证些,豌豆黄的担挑儿,早在明朝年代的京城街头就有游弋,只不过没“托儿”、没法儿进去伺候朱家王朝,也就紫禁城边儿上晃悠。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刘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