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快餐竟也能横“灌”于街头

2017-04-26 09:22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土快餐 竟也能横﹃灌﹄于街头

我要问,满大街的鸡蛋灌饼能入选京味食帖子吗?定会有人出来反驳:这哪跟哪呀?鸡蛋灌饼,不像有些京味儿食品源自于京城民间;更不像有些流行的京肴正是从紫禁城里不小心“漏”出来的。满打满算,这枚脆酥香微辣的街头美味,也就不到十年工夫的流行。

当初济南府官府菜与胶东半岛的鲁味,能从大老远的地方挤入京城,也是不小心就奠基了京味菜系。出身于疆场上的涮羊肉,几经京城几百年宫廷的打磨,这也成了“京涮”。

“中式汉堡”  忒受上学族上班族的待见

我想写鸡蛋灌饼,肯定就有不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真材实料。说白了,时不常地我还凑跟前儿:“来一全套儿。”

据我观察:鸡蛋灌饼是一道许多餐者认可的“快捷汉堡”。有学生:骑着“共享”车、身子都懒得下。交上钱,一套鸡蛋灌饼两包装,“齐活!走您嗒。”骑车吃、走着吃、到地儿了慢慢嚼谷?——随您!

鸡蛋灌饼还真不贵。一圆饼、一枚蛋、一叶菜、少许酱、几撮咸菜=三元。若是再加火腿肠、里脊肉,那再逐一加些钱。好吃实惠,倒是所有买者心里的一致评语。

并不太古老的街食  也一样雨后春笋般

鸡蛋灌饼,原原本本地源自于河南的城镇。捯根儿,什么时候进驻北京城的?没准确的应答。若是向前推论的话,至少也得有十好几年了。

民间相传,鸡蛋灌饼起源于岳母家见女婿一瞬间的急中生智。说在洛阳城,有一新姑爷没打招呼就忙叨叨地往丈母娘家赶。临进门,还没弄啥吃的。这怎地是好?慢待了姑爷,自家姑娘也不干呀!其实,这会儿姑娘早“钻”进了厨房。

嘁里喀嚓,面团和好了。奔鸡窝,摸两鸡子。到屋后,拔根嫩葱。擀面皮、二合一,开烙饼、半熟状,见起泡、破一口,蛋盐葱、放其中。再看烙的饼:色泽金黄、外酥里嫩;面的油香与蛋的荤香交织在一起,只留给姑爷“赞绝于口”的份儿。姑娘的父母在边儿瞅着,对自家姑娘,心里都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口述传说,无所谓准不准。一来二去,智慧心机武装了灵活技巧、柔软面团收缴了黄白蛋液、烙煎手法柔和了热油香气,一道美肴传至中原大地。随后,鸡蛋灌饼以它平民的性格与品位,迅疾地波及冀鲁晋。

大小不一的饼状、调味不同的味型、各种搭配的契合,各地有了不同区域对灌饼内容的解释。正因为如此,从豫到冀鲁晋的“鸡蛋灌饼”的招牌,竟也“幌”花了京城人的眼帘。

有说,这是一道大学生们所 “专款”的早餐。又有说,鸡蛋灌饼已被半大不小的中学生所宠爱不已。更有人说,云聚于高楼大厦里的白领们,时常从楼里下来买几套,姑娘小子一起晒太阳聊天、嚼灌饼玩儿。

最初的鸡蛋灌饼很纯粹。面饼在热饼铛里渐渐起泡,小老板遂用筷子捅破一个小窟窿,将打好的鸡蛋浆水灌入。再翻、又再翻,鸡蛋液固熟密贴于两层饼隙之间,有香气溢出——得活!吃一份不饱、要两份合适,三四元钱,一解晨早之饥。

如今的灌饼,被人们的欲望填满了除鸡蛋以外的内容。肉肠、里脊、生菜、咸菜、多味酱的介入,一道灌饼演绎并膨胀,成了比西式汉堡还丰满。

看起来也挺怪异不解。随便选一个街头、随意支一架炉头,随性而成的面团、随意而小的鸡蛋,加上大包小包各自分装的肠肉菜酱,加上一连串的烙煎烤包的拼接动作——类似西式典雅的快餐竟也能横“灌”于街头?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