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又飘“毛毛雪”

2017-04-24 09:3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京城又飘“毛毛雪”

阳春三月,气温一天天爬坡,又到了杨树柳树飞“毛毛雪”的时节。近年来,因为杨柳絮会引发过敏性疾病,而且又易导致火灾,每到春季,社会呼吁治理之声便此起彼伏。可年年呼吁年年治理,老百姓却依旧觉得“毛毛雪”不见少,究竟是何原因?

关键字:绿

“多快好省”绿起来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百废待兴,然而苦于没有太多的财力应用于景观绿化,只能采取“多快好省”的方式,让北京先绿起来。

1952年12月22日,本报4版刊发文章《毛白杨管状芽接法 西郊苗圃工人试验成功》,专门介绍“毛白杨管状芽接法”。文中提到,毛白杨是一种长得很快的树,在建筑工程上有很大的用途,也是绿化都市的优良树种。为了这个缘故,当时的市政建设部门曾不断向苗圃要毛白杨幼苗。可是这种树都长在山地,很少结种子,要在苗圃内大量繁殖很不容易。于是,苗圃工人专门研究出了毛白杨管状芽接法,其成活率可达95%至100%。

按照本报1956年4月15日2版刊发的文章《大家动手,植树育苗,绿化首都》所说,首都人民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决心在三年到五年内基本完成绿化首都的伟大任务。但这项任务花费巨大,按照当时的估计,培育一棵普通的苗木,至少要三年时间,每棵树苗成本按1角钱计算,并且当年只按市园林局栽种和供应的310万棵来算,投资总值就有31万元,着实是个不小的数。

在算经济账的同时,还得考虑植树成活率。根据气候等自然条件,从上个世纪50年代起,北京植树主要选择一些容易成活的苗木,杨树、柳树、松柏等成了最受待见的树种。那时候,连育苗都是按照“先培植快长树、后植慢长树”的思路。

“说实在话,那个年代的园林绿化工作者更多的是考虑怎么把北京尽快地绿起来。事实证明,这个初衷确实实现了,树高荫浓的杨树,让北京平原迅速披上了绿装。如今回过头来看,当时的确忽略了飞絮的问题。”老一辈的园林工作者坦言。

关键字:忧

漫天飞絮成烦忧

伴随着年复一年的植树造林,北京真的绿起来了!

本报1984年3月17日1版曾报道,到1984年时,北京已有树木1000万株、草坪376万平方米,行道树、河岸树的总长度已有1800多公里,工厂、学校、机关庭院绿化的面积达7400多公顷,全市绿化率在全国35个大中城市中跃居第13位。

这绿中,不乏毛白杨和柳树的身影。据本报1984年12月19日2版报道,涉及毛白杨等7个杨树品种的综合技术措施成果当年正式通过鉴定,已在京郊逐步推广。

可是,时间久了,京城老百姓开始发现,绿色之中也有烦忧,那就是:飞絮。

本报1996年4月11日6版刊发的文章《京城何日不飞絮》中提到,遍布北京城近郊区主要道路两侧的几十万株杨柳给百姓们带来的好处不言自明,可每到春光明媚时,那恼人的飞絮也着实给出外踏青的人煞一把风景:刚一出户,那一团团棉花状的白色绒毛立刻蜂拥而至,劈头盖脸地糊在头上、脸上、身上,甚至长驱直入鼻孔、耳朵眼儿,令人苦不堪言。于是,“春风杨柳万千条,漫天飞絮实难熬”,成了京城春日的写照。

来自市林业部门的调查显示,北京平原地区有树1.2亿株,其中杨、柳树占70%左右,它们是春季飞絮的“罪魁”。

飞絮不仅严重污染环境,也给人们的生活、交通带来诸多不便,而且有安全隐患。2000年4月20日,本报7版就以《杨柳絮变导火线》为题,报道了积落的杨柳絮见火就着,引燃了存放在南郎家园15号楼地下室窗户处的油毡的新闻。

飞絮造成的麻烦不止于此。2000年4月21日,本报8版刊发了一则新闻《都是柳絮惹的祸?》,说的是深圳平安队以0:3输给北京国安队后,平安队外籍足球教练塔瓦雷斯气恼地用力抓了一把从面前飘过的柳絮,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后来翻译说,他认为北京满天飘着的这种东西很讨厌,搞得他浑身不舒服……

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逐步提高,医学专家把春季皮肤过敏、嗓子不适与漫天飞舞的杨柳絮也联系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多年来习以为常的杨柳絮竟是健康杀手!据本报2013年5月2日《漫天飞“雪”口罩热销》一文报道,当年春季到各大医院就诊的皮肤过敏患者增加了不少,多家药店的口罩销量也比平时增加了三成。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