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讲经典”首场文学讲座话红楼

2017-04-22 11:3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名家讲经典”首场文学讲座话红楼

本报记者 路艳霞 实习生 王广燕

作为一部道不尽的奇书,《红楼梦》两百多年来一直闪耀着持久的魅力。前天,在十月文学院主办的“名家讲经典”系列活动首场讲座上,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从《红楼梦》读者的视角,呈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经典品读盛宴。

脂砚斋

与曹雪芹关系密切的神秘人

对后世的红学热爱者来说,在品读作品时有一位避不开的神秘批书人,那就是脂砚斋。作为二百多年来向读者及研究者们旁示迷津的重要人物,脂砚斋究竟是何人,至今众说纷纭。

在李敬泽看来,《红楼梦》在写作过程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有可能很早就在曹雪芹的小规模朋友圈中传阅、激荡,而与曹雪芹关系密切的脂砚斋则可能影响过作品的面貌。

翻开脂砚斋的评语,时而可见他透露作者家世,感慨平生遭际,时而又表达与曹雪芹相似的经历教训。脂砚斋的点评深刻影响了人们解读这本奇书的角度,即作者在经历了世事沉浮、盛极而衰的家族命运后产生的生命感受。

胡适与茅盾

丰富了“红楼”美学意义

在五四运动后,经过胡适等人的努力,人们传统观念中位居较低地位的小说文体地位上升,更多人开始关注《红楼梦》的现代性意义。

李敬泽表示,胡适在反封建、恋爱自由、个性解放等现代思想上重新解读了《红楼梦》。而另一位现代主义文学大师茅盾,将18世纪写出的《红楼梦》按照20世纪的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原则进行了删节,发现黛玉与宝玉动人的“木石前盟”、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太虚幻境”等,都是构成作品血肉的部分,散发着现实主义文学不能囊括的魅力。正如李敬泽所言,“茅盾试图依照现实主义删节《红楼梦》,却也立起一面镜子,照见了《红楼梦》在世界文学中的独特地位,也照出了中西方不同的美学标准。”

毛泽东

读出“红楼”的寓言与预言

作为《红楼梦》的忠实读者,毛泽东经常边读边批,并从社会历史的眼光评点《红楼梦》。

“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当读到书中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毛泽东在批注中肯定曹雪芹的构思。李敬泽认为,正是“芥豆之微”的刘姥姥推开了一扇门,使小说的世界从宁荣二府拓展到了封建时代的大千世界。

在毛泽东眼中,《红楼梦》展现了封建社会全景,并解剖了濒临崩溃的封建社会怎样一步步走向悲剧。李敬泽认为,毛泽东对“红楼”的认识并非以政治观念强加于书,而是处处从文本出发,并站在社会历史的高处重新认识《红楼梦》之卓著。

芸芸读者

“红楼”最持久的生命力之源

“从我有记忆起,我的妈妈就是一名狂热的‘红楼梦’爱好者。”李敬泽记忆中的母亲不仅整天读《红楼梦》,更爱在言谈中引用其中的故事,一旦谈起凤姐儿和探春就津津乐道、眉飞色舞。有时,她也会感伤于其中的悲欢离合,感叹“凤姐儿多么厉害,最后也有走麦城的时候。”

“在生活中我见过许多读者,他们把《红楼梦》里的人物当作真人一样爱着、恨着、认同着、讨厌着。人们在书中呼应着自身的人生境遇和个人情感,也从中获得生活的启示。”李敬泽相信,正是千千万万“芥豆之微”的普通读者,成就了这部奇书的传世故事。

近三个小时的《红楼梦》经典品评令观众听得十分过瘾。今年十月文学院还将邀请王蒙、格非、李山等名家举办约20场“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让更多文学爱好者触碰经典作品的艺术魅力。

责任编辑:王双(QJ0015)  作者:路艳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