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生”杨少春:京剧是草根艺术 剧场越热闹越好

2017-04-21 08: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京剧的衰亡是从武戏开始,诚如京剧名家孙毓敏曾说过,武戏演员的舞台生命一般到35岁就结束了,现在的孩子家长都舍不得他们吃苦,武生演员一般又不像老生和青衣演员都站在台中央,所以各种原因导致了现在京剧武戏演员少,舞台上京剧武戏也少。

“京剧界存在着‘不自信’,排演京剧请话剧导演,京剧有很多技巧都简化成话剧加唱儿了。”富连成“三大武生”之一杨盛春之子杨少春快人快语,“总是喊不重视武戏,得看我们自己做得怎么样,还得从自身抓起。”

AT1A6893

北京京剧院复排武丑大戏《酒丐》,杨少春担任顾问。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抢救武戏势在必行

“走一位老艺术家,就是武戏的一大损失。”过去京剧“音配像”也曾想过要录武戏,但是因为客观因素没有成型。要找到老艺术家来指导青年人学习武戏,再录像,从回忆、整理、编剧、教授、练习,最后录制成一出戏,成本太大了,走一位老艺术家就带走一批剧目,张德华、王金璐……就这样走了。

有些老戏挖掘抢救有难度,青年演员很难胜任,得下狠功夫,不容易见效就不讨巧。演员也想“急功近利”,演一出戏使出浑身技巧,不想演“闷”戏。都在走武生名家梁慧超的风格,手法快、技巧强,台上容易有效果一下就热场了。杨少春觉得演员不能太“急功近利”,“再顶锤,顶得过杂技团?再扔鞭,扔得过艺术体操么?”

AT1A6952

富连成“三大武生”之一杨盛春之子杨少春从北京京剧院退休后,返聘教授武戏。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而有些老戏是因为“太水”不讲究,跟不上时代就被淘汰。传统剧目中得挖掘有潜质的,戏曲作家翁偶虹进行的挖掘整理都是由在各种戏种、或原有脚本的基础改编,《响马传》通过《打登州》整理的,《佘赛花》在《七星庙》的基础上挖掘整理的,之后都流传下来被各大流派传唱。

“我也就赶上一点,有些老的武戏,只听过剧目,没有看过。”77岁的杨少春感慨,再不挖掘抢救,遗憾更多了。“现在选剧目有一窝蜂的现象,贪大求洋。老戏是因人设戏,根据演员条件来写,连电影都是来量身定做,现在是拿着剧本找演员,成功率低。”

今年,纪念京剧丑行宗师叶盛章诞辰百年,恢复上演60年前的武丑大戏《酒丐》。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作者:纪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