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21年后再演凭什么火爆?

2017-03-20 08:0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商鞅》21年后再演凭什么火爆?

没想到时隔21年的一部话剧《商鞅》上周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还能引起如此轰动和强烈反响,该剧的演出消息和对编剧姚远先生原著、舞台呈现的诸多探讨依然刷遍京城戏剧人的朋友圈。时隔多年,当年商鞅的主角扮演者尹铸胜已经从上戏小帅哥变成了中年大叔,而导演陈薪伊和舞美设计黄楷夫也凭借这部《商鞅》一作成名,至今该剧的导演手法和舞美都成为舞台范本被戏剧学院当成教材。话剧《商鞅》的编剧姚远先生之后还写出了电视剧《历史的天空》、《青春四十》等力作。

几乎包揽所有国家级奖项

话剧《商鞅》从2001年至今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国家级舞台艺术的最高奖项,荣获过“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在话剧观众心目中,这部戏也成为“百年话剧史无法绕过的精品力作”。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20年间上海话剧晋京演出的剧目不少,但被津津乐道的还是《商鞅》《正红旗下》《长恨歌》等为数不多的几部,其他每年都来演出的作品却没有激起一点水花。这也反映了上海舞台和京城舞台共同的创作困境,历史题材的佳作少之又少,戏剧大环境低迷使得佳作的产生仍是创作难题。

21年后返台的剧作何其少

还记得1996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话剧《商鞅》在首都剧场上演,第一场仅有三成上座率,那几年恰好是戏剧低谷,看戏的观众原本就不多。但就是这一百多人看了戏之后,惊觉发现这是一个好戏,使得第二天晚上一票难求,不仅上座率爆满,演出的效果也非常轰动,使得当时的朱镕基总理都亲自来剧场观看演出,并为商鞅与天命抗争强势变法,最后商鞅却不能为自己开脱,被秦孝公逼入绝境以谋反之名处决有感而落泪。看戏之后,朱镕基总理有感而发点评说:“看此剧,壮志豪情油然而生!”这部戏也正如当初编剧姚远所预料的:“我始终相信《商鞅》不会过时,因为它写的是历史,写的是人生,写的是中国千百年来凝固着的一块文化。”

前后经历15年才搬上舞台

在坊间曾有一种说法,是《商鞅》上演之时的1996年,剧中通过商鞅之口所宣扬的“法家学说”正好契合了当时变革中的社会,因其强烈的现实意义所以才让该剧获得至高荣誉。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编剧姚远说:“我从1981年就有了写《商鞅》这个戏的想法,做了很多准备之后却依然不敢动手,因为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写历史题材的舞台剧,一直到1988年我才敢动笔,我总怕因为功力不足准备不充分写不好,后来机缘巧合,这个戏一直到1996年才搬上舞台。”

话剧《商鞅》一共有三条线:政治线、商鞅和韩女的爱情线、商鞅和姬娘的命运线。姚远说:“我把政治线做了修剪,削弱了爱情线,加强了商鞅的命运线。《商鞅》的政治价值在于展现了命运与人性的力量。一个奴隶想改变个人命运,而帝王想称霸,因而推动了历史前进,其他线索都是此线的依托。这个戏比较符合历史本来的面目,同时也包含了我自己的人生体验,去放到这个历史的漩涡中。”

姚远原著更多人生的思考

戏剧舞台是综合的艺术,导演和演员在排练过程中往往会对剧本进行修改,这部《商鞅》的呈现其实也和姚远先生的原作视角有所不同。演出版本所对“商鞅”的定位是“商鞅是一个忠于国家,利于人民,打击权贵,为奴隶寻求解放的民族英雄。”而原作则是“商鞅带着夸父逐日的热情,无视自己的渺小,敢于与天命抗争,追求生命的意义。但他自己在杀出一条血路推行变法之后,母亲和恋人都斥责他的无情,他同样产生了强烈的疑惑和苦闷。为什么自己创定的律法不能解救自己的灵魂?”也许这样关于人生的思考,比现在的舞台呈现更加深入。总之,这样一部历史大戏,文人大戏给当代的知识分子带来了诸多思考和有价值的命题。北京晨报记者 和璐璐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和璐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