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风筝往事:女孩喜爱花蝴蝶,男孩爱放大老鹰

2017-03-08 08:4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老北京的风筝往事

北京人喜欢玩风筝,市井间曾流传着这样的童谣:“阳春三月柳条青,结伴郊外放风筝,女孩喜爱花蝴蝶,男孩爱放大老鹰。”北京逐渐进入一年中玩风筝的最佳季节。

老北京风筝有着悠久的历史,关于风筝的往事也数不胜数。当年,一到这个时节,老北京街头随处可见风筝摊。这些五颜六色的风筝为北京带来无限生机和活力。

风筝玩家都奔“四面钟”

风筝,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具有装饰和赏玩双重功能的民间艺术品,风筝的制作大约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韩非子·外储》篇上说:“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木鸢是一种形似鹰形的以木为架的飞行物。汉代,著名将领韩信创制纸鸢,曾用来测量攻城距离;从唐代开始,风筝由军事工具转为娱乐品;北宋末年,风筝从宫廷传到民间,成为老百姓的玩具。

宋徽宗时的《宣和风筝谱》是关于风筝艺术的最早著作;清代,据说《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曾著《南鹞北鸢考工志》,对我国北方风筝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整理,可惜原书早已流失。

关于北京风筝的民间往事,坊间流传甚多,文字资料却少,已经去世的北京风筝名家关宝翔先生所著《北鸢风情录》填补了这个空白。笔者将书中资料整理成文,从中可以窥见老北京人对风筝的热爱,对风筝技艺的执着以及对生活乐趣的追求,同时勾画出那个时代生活风貌的一个侧面。

四面钟这个地方,在北京街道地图和北京城坊志等书中是查不到的,旧址是在今和平门外虎坊桥南,陶然亭东边外的一片荒地,因在这片荒地附近有一座教堂,高耸的钟楼四面全有时钟,而这片荒地又没有正式的地名,故放风筝的爱好者就称这里为“四面钟”(如今天桥附近的四面钟为异地复建)。现今这里早已高楼林立,成为通衢闹市,住在这一带的70岁以上的老人,还能指出当初荒地的所在以及当时在此放风筝的盛况。喜欢玩风筝的人们往往由内城坐着人力车,拉着大线桄子,举着大风筝一排四五辆车到这儿放飞。

在这儿玩风筝的以梨园界居多,因那时唱戏的剧场多在前门外天桥一带,所以演员们多住在这一块儿,晚上演戏,上午遛嗓儿,午后一般没事可干,就玩一玩风筝,当时梨园界有不少业余风筝制作高手。另一部分来这里的人是店铺的铺东、掌柜,闲来也好玩一玩,再有就是文化界人士,因为附近的陶然亭是文化人聚会之所,不少人顺便来这儿看看就上瘾了。再有就是由内城远道而来的风筝迷了,这些人经常聚在一起放风筝,当时的热闹场面可想而知。

“四面钟”附近有一家野茶馆很有名,它和别的茶馆不同,越到冬季这里生意越火。风筝玩主放飞前必到这里歇歇脚,放飞完了,再来这里歇歇腿,有时候风力不合适,一边聊一边待风合适了再玩;有的时候是等人,一般放大风筝没有三四个人是不敢问津的,所以大家相约一起玩乐,等待人手凑齐。还有一种主顾爱看别人放风筝,爱听风筝迷们闲谈风筝放飞、制作的技巧,或者和戏剧界朋友谈些梨园逸闻趣事。这里经常能碰见京剧界的名演员,文化界的名作家,所以每天高朋满座,一条板凳上坐着三四位。就算遇到雨雪天气,风筝不能放飞,人们也愿意在这里泡上一壶茶,聊上个大半天。这间茶馆还有一个长处,就是代顾客存放风筝,大风筝拿来拿去不方便,可以寄放在这儿,店主对玩家都非常熟悉,绝不会拿错,有时风筝挂满墙壁,都能开个小型的风筝展了。存风筝皆为常客,不收费,待到清明节以后将风筝取走的时候给点“酒钱”就行了。

上世纪30年代后期,由于日寇入侵,市面萧条,老百姓生活水平大不如前,去放风筝的人逐渐少了,再加上人口增多住地扩建,“四面钟”广场逐渐消失了。但是在喜爱风筝的人们心中,依然会记得这里曾经有百十只色彩缤纷、形态各异的大小风筝高高飘扬的壮观景象。

责任编辑:徐鑫鑫(QF001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