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专访 | 杨如水:一位钢琴老师的“告白”

2017-02-13 09:5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每个人都难免会遇到不想承受的扰攘,真正的陪伴就像一缕挽救的光照,是最难得的事情。对于一部分人来说,音乐的存在,恰是这种难得的陪伴,使他们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他清楚的记得,那是2012年7月6日,22岁的他背着简单的行囊和心爱的萨克斯,从吉林省白城市孤身一人来到北京。迫不及待地走出站台,还没仔细看看夜色中明亮的塔钟,便兴奋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带我去一个便宜的宾馆!”“去哪个区?”“区?什么区?有便宜的宾馆就行。”

遇到这样连具体地点都不知道的乘客,估计没有哪个司机师傅愿意搭载。无奈之下,他又回到火车站,跟着一位拿着住宿牌的揽客大哥上了车,在一个很破的小旅馆住下,开始了在北京的生活。

4年后的今天,作为星空琴行的优秀成人钢琴教师,杨如水带领近千人踏上了钢琴梦之旅,将音符的魅力潜移默化地传染给越来越多的人。他自身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对音乐始终如一的热情。

他的故事,也是来京追梦音乐人的一个缩影。

月亮代表谁的心

从小,杨如水就喜欢吹拉弹唱的东西,一听到有人演奏笙、萧、唢呐这些乐器,就挪不动步子。家里没有人从事音乐行业,他就自己买来葫芦丝、口琴吹着玩,慢慢摸清了一些门路。 

13岁那年,他开始正式学习音乐,第一个接触的乐器是竹笛。本以为会一直专攻民族乐器,没想到,两年后和钢琴开启了不解之缘。

“一次看电视,演的是一对父女在咖啡厅吃东西,那天是女儿的生日,爸爸请咖啡厅里的钢琴师演奏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当时觉得太好听了,那个场景真的太美了!”

从那以后,他的人生和钢琴再也分不开了。

每周末,他都去老师家上专业课。从启蒙到初级阶段,练琴的辛苦贯穿始终,除了苦练扎实的基本功外,理论知识也是重要的一环。由于缺少更多专业知识的支撑,加之对乐曲内容的理解有限,一个弹奏技巧要反复练习,有时甚至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练好。

很快,5年的光阴就在黑白键的起落中流逝了。高三艺考,他以全校录取总分数第二的优异成绩考入白城师范学院音乐学钢琴教育方向专业。

青春若是场浪漫的固执,音乐则是他最幸福的坚持。大一上学期,杨如水立志考研,在其他同学都享受自由的时候,他仍每天保证至少两小时的练琴时间,还经常泡在图书馆看音乐史和音乐人物的传记。

纸页纱纱,音律起起。过了一年,他有了更为实际的进步。“大二办了个培训班,利用学校琴房中午没人的时候教外系学生学音乐,偷偷地。”

匆匆那年,音乐将千百种美好灌注心田,胜过语言。

不期而遇的芭蕾舞转身

正是有了这些经历,大三结束后,考虑即将面临的就业,杨如水来到了北京。在旅馆住下的第二天,他开始投简历,没想到第三天应约面试,而且成功地签了合同。

这份工作是在怀柔一所艺术学校做芭蕾舞的现场伴奏师,月薪7000元,对于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来说,还算不错。

“老师,请~”随着舞蹈老师的一声邀请,伴奏师的手指就在琴键上哒哒哒地弹奏起来了。舞蹈伴乐没有标准的节奏,伴奏师的眼睛要盯紧舞者的动作,随机变换曲调。一节课45分钟,弹奏几乎不间断,算起来要弹25首曲子之多。

对杨如水来说,这份工作唯一的困惑,是如何使音乐完美地配上舞蹈的节奏。起初,他经常在课下和舞蹈老师交流,商讨第二天需要的音乐类型,晚上则在琴房提前练习。两个月后,模式和伴乐都熟悉了,工作就不再有压力了。

对自我的认知往往在尝试中真正开始。时间久了,伴奏工作有些满足不了自身的成就感,于是2014年下半年,他转到疯狂钢琴培训机构做一对一的成人钢琴教学。但迫于待遇问题,三个月后,他不得不辞职。

原本准备借鉴琴行的模式自己创业,但了解到办学程序和成本后,这个想法最终破灭。今后的职业之路将何去何从呢? 

如果你也有一个钢琴梦

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串流动的奏鸣曲,有起有伏才是最动听的人生之歌。几经周转,也许是为了最适合的遇见。

2014年底,杨如水成为星空琴行龙湖长楹天街店的第一位员工。两年来,他逐渐掌握了成人一对多的授课准确节奏,不断根据学员的学习初衷和理解程度调整思路,形成了一套实效的教学方法。

琴行新来的老师在教学上有困惑时,他都会分享一个口诀:打节奏,唱谱子,弹右手,弹左手,两手合。遇到重点难点,分句分段加强练习。他始终认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课上,老师的重点是把难点讲透,而学员最重要的是课下的练习。

如今,一线城市钢琴学习的门槛逐渐降低,教师的授课平台和资质也有待完善。在杨如水看来,学习人本身不同的素质和条件,是教学方法的一大挑战。生源增加的同时,教师必须及时调整教学思路和侧重点,要让学员坚持学下来,慢慢感受这种声音艺术。

他对钢琴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大有信心,“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接触钢琴,可能以后也会像发达国家那样成为素质教育的一项,这对老师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和我一样的钢琴教师更多的是代表一个传播体,通过我们让大家了解到,音乐对协调性、观察力和思维能力等方面有好的影响,希望学员在学习几年后,能发现音乐的魅力,真正享受到它的美妙。”

时间是个奇幻的酿造师,对于学了十多年音乐的人来说,领悟到音乐的美,也是个微妙的变化。“上学时其实不太喜欢古典音乐,进入社会后,慢慢感知到了人际的复杂,再去听一些比较有内容的音乐,结合创作故事,就有了立体感,才发现音乐的厉害之处。”

在艺术里,情感的力量很重要,像海底的暗流。技巧和思想是海面的波涛,波涛的汹涌程度是由暗流决定的。因此在音乐的表现上,一个人的经历和对音乐的理解,都会悄然反映在演奏上。自身和曲子有了共鸣,弹奏才会更有感觉。

对于一个全心全意爱音乐的人来说,杨如水拒绝了集团调任的管理岗位的工作,还是乐死不疲地做一线老师。而且只要是空闲时间,只要身边有琴,他都习惯性地跳动起手指。“心情不好的时候,弹强弱起伏特别大的曲子,手指弹开了,满头大汗,心情就完全好转了。”

他说,最佳的弹琴状态是弹奏时脑海里浮现了音乐的画面,可能在鸟语花香的森林里,可能在潮水澎湃的黄河边……根据音乐本身的内容和创作时的故事,跟随律动性的节奏,像是经历了一场旅行。

正因如此,肖邦是他最喜欢的钢琴家,在肖邦的曲子里,诗意在流动的节奏中时隐时现,对美感的叙述暗示了空间的瞬息万变,也暗示了时间的衰老和新生。   

阳光、自信、严谨与沉着,这就是沉浸在音乐世界里的他,与钢琴对话,与大师对话,与真实的“我”对话。

岁月宽厚,总会给那些热爱生活、情感丰厚的人以雅致,以洒脱。对于杨如水来说,黑白琴键上的律动是生命必要的协奏曲,或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被音乐贯穿和陪伴的日子,究竟是怎样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   

京城发行二维码2

责任编辑:姚飞(QX0017)  作者:华欣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