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为什么要写个“乌鸡国”?

2017-02-10 15:3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个黑暗的中国式哥特故事很像中国版的“王子复仇记”,但其要害却在于起死回生。

和从道家来说西游的那一派不同,张书绅试图从儒家的角度来解读《西游》,在《新说西游记全部经书题目》中,他这样点评乌鸡国:“思无邪。乌鸡国四回。此言寡欲。”

按照张书绅的说法,乌鸡国的故事,和《诗经》的意图是一样的,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也。为什么思无邪要在乌鸡国呢?张书绅和《西游证道书》的澹漪子汪象旭都认为“乌鸡”二字有微言大义,金乌玉兔是日月之光华,古代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所以乌鸡,与太阳有关。佛教的《药师经》也说西方无极乐土,有两位菩萨摩诃萨,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他们两位是琉璃光净土当中数不清的菩萨大众的上首,当药师如来涅槃以后,他们将依次替补成佛,而且能够完全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正法宝藏,予以继承和弘扬。可见日月在佛教药师佛信仰中的地位。所以这里的乌鸡,是“无极”的谐音,还是“无稽”的谐音呢?

至鸡儿乌则纯黑无光矣,这是晦暗之象,此喻一颗真心遭邪魔侵害遮蔽,正如中天午后,乌云蔽日,以天道之晦暗,正照人德之不明。为什么晦暗不明了?因为你内心邪恶,所谓外在的劫难,不过是你内心的幻化。

所谓仁者见仁淫者见淫,《西游记》作者写乌鸡国故事是不是有这么多道德寓意,精深微妙之处,是不是要让你清心寡欲,我们来仔细分析分析。

有人将这个黑暗的中国式哥特故事与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雷特》相提并论,说这是中国人的“王子复仇记”,你看,都有鬼魂报冤,都有王子复仇,都有御花园遇难。不过,也有明显的不同,《西游记》里既没有美丽的奥菲莉亚,也没有母子双双中毒的大悲剧,而且,《哈姆雷特》中的父亲,可没有复活。

乌鸡国故事的要害之处,显然是起死回生。这是金丹的妙用。汪象旭非常敏感,他注意到:“金丹起死,自是极寻常事,然在《西游》则为仅见。”考虑到《西游记》和全真教的关系,乌鸡国的故事居然是《西游记》中唯一写到金丹可以起死回生的传奇,亦可见这篇故事的奇妙之处,看官多需着眼。

这金丹真是非常神妙,乌鸡国国王已经躺井里死三年了,一粒金丹入肚,跟没事人似的。悟元子刘一明说:“所谓‘一粒金丹天上得’者,言此金丹大道,为天下稀有之事,人人所难逢难遇者。”但是全真教道士其实都知道,金丹有这般妙用,不仅太上老君有,现在人人可炼。早年正一派道教的炼丹术士炼外服的长生不死丹药,忽悠了秦始皇,在东瀛日本开天辟地,后来又吃死了不少人,逐渐衰微,到全真教兴起之后,全真教内丹派就宣扬,以身体为鼎炉,一口丹田之气,就可以在自己的身体内炼丹,无需什么丹药火候,只要你有一口气在,就有机会炼成。

这诱惑实在太大了。当然,也就多了武林中让人闻风丧胆的一派:走火入魔教。《射雕》里的欧阳锋,山海关卧轨的诗人海子,就是此中代表人物。

走火入魔,有了邪门歪道,具体的表现就是那只作怪的青毛狮子。张书绅说的“思无邪”正落在此处。因为最后狮子的主人文殊菩萨说狮子并未秽乱宫廷,理由是:那是一头被骟了的狮子!文殊菩萨骑的是一头去了势的狮子?想想就有点无厘头。公鸡骟了,就是阉鸡,往往性格大变,甚至可以代替母鸡照顾小鸡。公鸡争强好胜,雄性激素上来,才有斗鸡这种赌博的行当。阉鸡,是为了让公鸡少一些窝里斗,多长一些嫩鸡肉好卖钱。如果公鸡阉鸡是一回事,那还费那劲干吗?可是这头骟了的狮子,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干劲能下界为魔?要是没骟,悟空怕是凶多吉少呢。

阉狮不像阉狮,倒像是阉人。赵高、高力士、刘瑾、魏忠贤、李莲英,都是历史上有名的“公公”。明太祖朱元璋害怕宦官专政,结果怎样?大明后期,简直就成为宦官帝国。在我们印象中,大太监几乎就是阴狠狡诈的代名词,你看《新龙门客栈》里甄子丹演的东厂太监曹少钦,残害忠良,下手之狠毒,世无其匹,一场梁家辉、林青霞、张曼玉三英战子丹的戏码,荡气回肠,堪称武侠电影的一座丰碑。这头阉狮和曺少钦比,似乎还稍逊风骚。

当然了,人家文殊菩萨都已经交代了,这乌鸡国国王之所以有此大难,主要是因为当年他有眼无珠,文殊菩萨向他化斋,他被菩萨几句言语相难,竟一怒之下把菩萨用一条绳捆了,丢在御水河中浸了三天三夜。如来命狮子精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报文殊菩萨三日水灾之恨,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不能全怪狮子。

但是这只狮子如果二次作乱,你还能为它辩解吗?《西游记》中最奇怪的一幕就出现在狮驼洞,狮驼洞有三位大王:青狮、白象、大鹏。这第一个,就是文殊座下的青毛狮子。文殊菩萨,你又作何解释?这可以说是《西游记》中最大的漏洞,如果说《西游记》的作者是一个人,他会在什么情况下犯这样的错误?如果创作时间拉得过长,写了前后二十年,前事已忘后事之师,那恐怕会出现这种漏洞;还有种情况,有很多人据此认为,《西游记》并非一个人创作而成,要归功于集体的功劳,或者有人将各种民间故事凑成一部《西游》,这可以解释出现这么大漏洞的问题。但如果是多人共同执笔,前后文风如此统一,似又绝非易事。你看《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金瓶梅》《镜花缘》,都是古典小说,但个性昭昭,谁是谁,一目了然,绝不会搞混。而《西游记》第九回唐僧出世故事,用不着长篇大论考证,你一读,就知道这是后来插入的,因为文字干瘪,前后矛盾之处甚多。是个古人就能写出《西游记》?对于集体创作说,我也表示很大的疑问。

这狮子两番作乱,怎么孙悟空第二次见它时却好像素不相识一样?于是有人说了,这两只狮子可不是一只狮子啊。乌鸡国的叫狮猁王。有诗为证:

眼似琉璃盏,头若炼炒缸。浑身三伏靛,四爪九秋霜。耷拉两个耳,一尾扫帚长。青毛生锐气,红眼放金光。匾牙排玉板,圆须挺硬枪。镜里观真相,原是文殊一个狮猁王。

这个狮猁王本事一般,和孙悟空战了几合就堪堪不敌,只好变了个假唐僧与悟空周旋。但狮驼洞的老魔就厉害多了。狮驼洞的小钻风这样夸赞老魔:

我大王会变化:要大能撑天堂,要小就如菜子。因那年王母娘娘设蟠桃大会,邀请诸仙,不曾具柬来请,我大王意欲争天,被玉皇差十万天兵来降我大王,是我大王变化法身,张开大口,似城门一般,用力吞将去,唬得众天兵不敢交锋,关了南天门,故此是一口曾吞十万兵。

前面和孙悟空当年闹天宫一般的桥段,你会发现,闹过天宫的原来并非孙悟空一个人的专利,而且,这狮子最后一招更胜于悟空,“一口曾吞十万兵”,这可是孙悟空都没有的能耐,确实了得。而且两人大战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这一次的青毛狮子怪似乎也比当年乌鸡国的那只狮猁王强得多。这一回,文殊菩萨也没有为坐骑下凡作乱找借口,只是说它下凡已七日。关键是七日的时间怎么认定。如来说:“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这样来看的话,这只狮子下凡的时间,又和乌鸡国的狮子重合,这两只狮子似乎还真不是同一个。如果真不是同一个,文殊你堂堂的菩萨,手下两头狮子接连成妖,你看管不力教导无方,又该当何罪?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河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