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 跟驯鹿走进“鄂伦”家园

2016-12-28 16: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

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正门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你可能想不到,驯鹿的故乡可不是和圣诞老人有什么关联,而是在我国东北大兴安岭原始森林的腹地。那里有这样一个民族,他们大多在山林中过着半定居半游猎的生活,陪伴他们日与夜的生灵唯有驯鹿。这些隐秘的驯鹿人,就是“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鄂温克民族。

12月28日至2017年2月13日,由中国民族博物馆、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精心策划、制作的展览“寻找‘鄂伦’的足迹——泛北极圈东北亚驯鹿民族文化展”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展出。展览通过260多件皮毛制品、桦树皮、海象牙的实物,以及鄂伦春民族服饰、宗教、艺术、鞍具、建筑等,呈现出一幅随着现代化推进,东北亚驯鹿文化逐渐演变的历史图景,带领人们走进了一个神秘的“鄂伦”和驯鹿的家园。

驯鹿皮,埃文基人传统卧具,为驯鹿头部皮毛制成。

驯鹿皮,埃文基人传统卧具,为驯鹿头部皮毛制成。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333

鄂温克族族萨满服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最后的孤岛——敖鲁古雅的驯鹿鄂温克

“鄂伦”,是通古斯语,既有驯鹿之意,也有苔原高地之解,表明历史上通古斯人与驯鹿、苔原高地所缔结的三位一体的历史关系。因此,“鄂伦”足迹隐现着一种古老文化的历史进退,交织出自然生态和民族历史、经济生活、现代文明的深刻关联。

走进展览的第一个单元,我国目前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呈现眼前。“敖鲁古雅”的鄂温克语义为“杨树林茂盛的地方”,这个听起来充满诗意和浪漫的名字,与驯鹿和鄂温克人一同构筑了一个充满魅力的使鹿部落——驯鹿鄂温克人。

追溯历史,16世纪至17世纪中叶,使鹿部落追寻着野生驯鹿的足迹,到达贝加尔湖西北的勒拿河流域。到18世纪,他们又以驯鹿为运输工具,沿着石勒喀河迁徙到额尔古纳河流域,在大兴安岭北段的深山中狩猎和饲养驯鹿。300多年来他们繁衍生息在这片广袤的林海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驯鹿文化。

驯鹿文化成为那些渴望回归自然、体验森林文化的人们心目中一道古老而神秘的风景。目前,敖鲁古雅的驯鹿鄂温克族在国家的扶持下已经实行了定居生活,但由于驯鹿只能生活在森林里,所以除了定居点以外,密林中还散布着6个驯鹿养殖点,共计拥有1200多头驯鹿。

鄂温克族驯鹿鞍

驯鹿鞍——驯鹿角、棉麻纤维棉布软垫包裹驯鹿角骨架,是骑乘驯鹿的必备用具。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驯鹿鞍

驯鹿鞍——驯鹿角、棉麻纤维棉布软垫包裹驯鹿角骨架,是骑乘驯鹿的必备用具。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往昔的追忆——鄂伦春族的文化根基

鄂伦春族是一个古老的狩猎民族,本意是指拥有驯鹿的民族。然而,现今在鄂伦春族的生活中,已经完全找不到驯鹿的踪影了。

其实,鄂伦春人失去驯鹿已经有段历史。清朝康熙年间,史籍中把鄂伦春人分成“摩凌阿鄂伦春”(骑马的鄂伦春人)和“雅发罕鄂伦春”(步行的鄂伦春人)两个部落。由此看来,在康熙年间,鄂伦春人在生活中便已失去驯鹿。虽然驯鹿已成为鄂伦春人往昔的记忆,但是在鄂伦春民族文化的诸多方面都表现出了浓厚的驯鹿文化的痕迹。

展出的实物生动地展现了“鄂伦”的精神面貌。作为我国东北部地区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的衣食住行及歌舞等方面都有着狩猎民族的特点。他们是森林的守护猎人,他们是东北的粗狂勇士。

4

鄂伦春族狍头皮帽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永恒的守护——埃文基的驯鹿文化

埃文基人,其实就是我国所称的鄂温克人,他们主要居住在叶尼塞河流域,为传统的游牧民族,经济活动以渔猎和饲养驯鹿为主。

埃文基人是最主要的驯鹿民族,多少年来,无论是突厥人还是布里亚特人都没能改变埃文基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养鹿的传统始终没有改变:他们仍然穿着用鹿的皮毛做成的衣服、帽子和鞋,鹿皮上浓密的绒毛具有很好的保温效果,以帮助他们抵御严寒,有时候上面还带有珠子和流苏装饰;他们饿的时候饮食鹿肉和鹿奶;在交通不便的季节和地区,驯鹿拉的雪橇便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无论飞机 、汽车多么发达,对埃文基人来说,鹿始终是他们最亲密的朋友。

驯鹿的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泛北极圈这一地域范围之内,随着通古斯使鹿部落的南迁,驯鹿在他们的生活中逐渐消失。同时,驯鹿文化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十分严重,越往北驯鹿文化保存得越好,越往南驯鹿文化越衰退,甚至逐渐被现代工业产品和文化元素所取代。

靴子

各种长靴与短靴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QQ截图20161228164408

寻找“鄂伦”的足迹——泛北极圈东北亚驯鹿民族文化展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驯鹿的家园——泛北极圈东北亚地区的驯鹿文化

泛北极圈是指北极圈附近及以南的广大寒温带区域,指中国东北地区及俄罗斯西伯利亚及远东等广大区域,主要包括中国的鄂伦春、鄂温克以及赫哲等民族,还有俄罗斯的埃文基、楚科奇、涅吉达尔、克里亚克、那乃人、乌尔奇人等民族。

这些民族有着共同的以驯鹿为主要经济生活方式的传统记忆和文化根基,在历史的长河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驯鹿文化。

驯鹿作为泛北极圈地区特有的物种,自原始社会时期便与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从那时候起,驯鹿与人类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人类可以为驯鹿提供必要的保护和食物,而驯鹿是人们的衣食之源。鄂温克族、鄂伦春族以及俄罗斯境内的族人们,通过与驯鹿长期的共存,形成了独特的民族性格和文化。

然而,虽然他们以驯鹿为衣食之源,但也对驯鹿充满了崇敬之情。正是他们对驯鹿的这种感情,成为驯鹿物种健康发展的有力因素,使得千百年来人与驯鹿相互依存的关系更为密切。

据了解,近年来,中国民族博物馆开展了一个名为“中国东北民族与俄罗斯跨境民族的文化比较”课题。随着此课题的深入开展,相关工作人员越来越体会到驯鹿对当地民族生活的重要性,并对其民族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

本次展览课题的开展,从中国最后的驯鹿文化孤岛敖鲁古雅出发,向北一一探寻使鹿通古斯民族后裔在当今的生活,追寻其历史文化记忆,走出了一条“寻找鄂伦的足迹”之路,为更多的人展示着“鄂伦”和驯鹿的家园。(记者 华欣欣)

QQ截图20161228163502

斜仁柱——泛北极圈诸民族传统民居,搭建既不用钉,也不用绳,而是用木杆枝杈交叉支起,成圆锥形。  千龙网记者 华欣欣摄

责任编辑:邱伟  作者:华欣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