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京城】“艺术要和空间里每个人发生关系”

2016-12-27 07:5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很难想象大众眼中“高冷”的美术馆热度会这么高,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现代舞家高艳津子和北京现代舞团六位男舞者在“人与鬼”的雕塑中舞动穿梭,疏影横斜、鬼魅浮动。北京时代美术馆的“一念”艺术展现场被观众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艺术品是流动的,要和空间里的每一个人发生关系,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北京时代美术馆的学术策划副馆长郭玉洁对记者说。

8

落户于北京海淀区五棵松华熙LIVE·hi-up商业区的北京时代美术馆,凭借简洁现代的空间结构和专业国际化的硬件设施,为北京西部的文化艺术生态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9
北京时代美术馆一直密切关注当代中国艺术的发展,举办了多场广泛而有活力的展览与公共项目。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0
搬到新址后,北京时代美术馆的场馆功能更丰富、灵活,还有了艺术品商店。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艺术无界 对话无限

2008年汶川地震,正巧也是北京时代美术馆建馆。北京时代美术馆联合中国写实画派发起了“热血五月·2008 ”大型抗震救灾创作暨义卖活动,这是北京时代美术馆开馆的第一个展览也是第一个公益活动。“由此确立了北京时代美术馆公益性民营美术馆的定位,主要是为大众服务,所有展览配套对外公共教育的项目,通过这些活动传递给观众想表达的艺术语言。”

北京时代美术馆的展览不是单一静态地展示,而是与相应的文学、戏剧、舞蹈等跨界艺术对话。“北京时代美术馆的展览项目是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与现代文明进行对接、互动。”学术策划副馆长郭玉洁说,“既不是纯粹的传统,也不做脱离传统的现代,而是把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进行嫁接。”

年度项目策划的日历已经排满,3月是针对所有的公众不分年龄的项目,6月是针对孩子的艺术教育,7月针对青年人的跨界艺术,12月是关注中国原生态的项目。所有这些延续性的项目,都是为了让公众在美术馆发生密切的体验,所有的项目都是围绕“如何让大众走进美术馆”的核心来策划。

走进美术馆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公众与艺术发生关系。时代美术馆通过公共教育联手评论家、文学家、社会组织、书店、社团组织等文化机构与观众互动,“美术馆是个展览空间,更是一个场域,可以作为一个舞蹈、戏剧、文学的剧场,让观众与艺术进行对话,或是进行各种艺术转化的教室,不是简单的定义为展览空间。我们以后还会走进校园,不仅局限在美术馆内部。”

北京时代美术馆曾位于中环世贸中心35至37层,是坐落在云端上的现代美术馆。如今搬到了五棵松华熙LIVE·hi-up商业区,周边还有体育馆,拥有更强的活力。

“搬到新址后,场馆的功能更丰富、灵活,还有了艺术品商店。很多大型的装置艺术品都能方便出入。空间布局更为开阔,根据不同项目把艺术品安置在不同地方,一号厅很高很开阔,可以适合做大型的装置艺术。三号厅比较完整,可以做个小而美的精致架上展览。” 郭玉洁说。

11
代舞家高艳津子和北京现代舞团六位男舞者于现场即兴创作,以现代舞对艺术空间的二次创作,开拓艺术跨界融合的多元体验。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12
“一念”艺术展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开幕。图为《众生相》纸本水墨 徐杰 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一念”之差 穿越千里

12月25日,由策展人智吉策展、贾廷峰学术主持,十位艺术家共同参与的“一念”艺术展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开幕,集中探讨“为生命而艺术”的哲学思想,“一念”出自华严经偈句“无量无数劫,解之即一念;知念亦无念,如是见世间。”

艺术家无中生有的创作过程,来源于个体的生命体验以及由此而生的智慧表达。展览分三个段落展开视觉旅途。一号空间“生死”展示艺术家伉俪陈敬忠、白苓飞的雕塑及水墨画作品。陈敬忠的雕塑作品以人与鬼界故事为切入点,大型作品《入梦》取自传统文学故事。他用真人大小的立体形象刻画鬼界众生,让人不禁触目惊心,而故事背后寄托着对人生终极问题“生与死”的拷问。

白苓飞的水墨画创作呈现出如瓷玉般润泽的视觉效果,佛菩萨以及婴孩形象表现得秀美圆满。她用唯美的视觉来表达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纯净精神境界的歌咏。专注于中国传统乐器箫的当代性表达,刘小冈在展览现场做即兴创作,同步录音后成为了展览的空间音乐。

二号空间“涅槃”中,古琴演奏家斫琴家王鹏创作的舞台大型装置艺术品《研山》,作品原型取自宋米芾《研山铭》古画中的山子形制,放大到有如园林假山般大的山形,仿佛是宇宙的生命符号,人站其前,思维不禁会瞬间穿越到远古洪荒中。

“十位艺术家打破了我们对艺术家的理解,孙文涛是一个设计师,也收藏古代家具,自己还做雕塑。王鹏是顶级的古琴演奏家、斫琴家,还做雕塑装置。现代不会具体定义艺术家是什么身份,而是打破对于艺术的界定,更加多元化的展示。”郭玉洁说。

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月6日。(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