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太医PK京城名医,哪个更胜一筹?

2016-12-13 14: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limu4

《甄嬛传》中与女主角青梅竹马的温太医

清宫戏里,娘娘们挑拨离间、合纵连横将奴婢太监公主大臣收归为己用,又争着诞下龙种,暗暗对其他竞争对手用毒于无形之间,波涛暗涌的宫心计中太医也就成为了其中不可缺少的存在。

“把这个糕点先拿给章太医看过。”

“请为我去请护胎的刘太医吧。”

“莞嫔脸色不好,快给她瞧瞧。”

光一部《甄嬛传》里,太医们就够忙了。在夹缝里生存明争暗斗寝食难安,最终章太医被逼得只得告老还乡。

limu5

《女医明妃传》中,谭允贤的师父刘平安(中)和程十三(右)是太医院的院判。

太医院的院长称为“院使”,官职正五品。而两个“副院长”左右院判,官职正六品。太医院的医生分为四个级别,第一等叫“御医”,雍正乾隆时期为七品,和县令一个级别。第二等称为“吏目”,八品或九品。第三等为医士,“给从九品冠带”。第四等叫“医生”,相当于“见习医生”,无品。这些医生都被人称为“太医”。

limu

谭允贤初入太医院时,与她针锋相对的程村霞是太医院的吏目。

limu2

《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宋太医,红色香奈儿的帽徽实在是太亮了。古代太医一般不穿白大褂,而是按照品级身着相应的官服。

当太医考试不能停还要写得一手好字

在太医院任官,首先由医家子弟,经考试选拔入院,成为医生,也就是“助理医师”。之后便开始系统地学习,太医院共分13科,包括大方脉、小方脉、妇人、针灸、眼、口齿、接骨、伤寒、咽喉、按摩等。这13科考试合格之后,才能成为九品的医士。

弘治五年(1492年)规定,考试合格的成为医士,三年到五年以后,还是不合格,再学习一年,三考不过,那就“请吧”。世界那么大,你还可以去看看。

wwzjy20161205014

剧中,谭允贤参加太医院的入院考试,考题为通过诊脉辨别病人的性别。

别以为这样考试就结束了,从医过程中还会有定期的考核,优存劣汰,保证业务水平。

清代太医院下属教习厅,专门培养医官。学习6年,考试1次,话说有点像我们的高考啊。考试题目受八股文影响,比如“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而且还看重书法,因为太医开药方,要字迹要工整。不像我们现在去医院看药方有时还需要翻译。

wwzjy20161205010

当太医战战兢兢悬丝诊脉或为作秀

考入太医院,在皇家学习医术就可以悬壶济世,成为一代名医?非也。你看《甄嬛传》章太医告老还乡,《女医明妃传》中院判刘平安离宫不归,当太医不一定有利于提高医术,反而还要常常在皇宫贵族面前战战兢兢、提心吊胆。

limu7

给皇上看病首先要组成班子,院使、御医和内臣三方都要负有责任,还要互相监督;接着,会诊,共同诊断;诊后选药,还要一同监视煎药;药好了,不能给皇帝直接吃,有副作用臣子身先士卒,将药剂一分为二,一份御医、内臣先尝,另一份才进御。最后,要将脉案方剂存档,终身问责。

limu6

所以,太医们开药不敢行差踏错,都用药温和,剂量轻微,这样保守的作风,和翰林院如出一辙,所以又有说法“翰林院的文章,太医院的药方”,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在寻访皇家太医院遗址》一书中记载了这样的故事,皇家“男女授受不亲”思想严重,太医给女眷“悬丝诊脉”,但实际上这样做并不能切得脉象,所以只得在此之前千方百计地贿赂太监,把病情了解得一清二楚,再走个形式。故事真假已不可靠,因为事关皇家的隐私,太医们不便讲,而知情的太监也不敢讲。

体制外有名医醉心解剖刑场观尸

太医当得如此战战兢兢,束手束脚,有时反而失了往日的水准。所以不少名医并非就职太医院,而是自行探索医学之路。

570384-0

《女医明妃传》中,程村霞最终离开皇宫,追求自己的医学理想。

高手在民间。京师名医王清任虽未就职太医院,却是实实在在的“医学狂人”。他认为“著书不明脏腑,岂非痴人说梦;治病不明脏腑,何异盲子夜行。”于是,他开始走上了“解剖学”的实践之路。

王清任至滦县稻地镇行医时,那地正流行“温疹痢症”,每天都要死百余名小孩。于是,他10天研究了30多具尸体,发现与古代医术所绘的脏腑图多出不吻合。他又多次赴刑场观察行刑,遇见女子行刑不便近前,他就在旁边等候,等到行刑者提出女子的心与肝脏,细细观察。

于是,王清任纠正了许多“古人脏腑图”中的错误,并著有《医林改错》一书。

人体腔由膈膜分为胸、腹两腔,而非古书图中所给两个隔膜,三个体腔——三焦。

人体腔由膈膜分为胸、腹两腔,而非古书图中所给两个隔膜,三个体腔——三焦。

古人认为肝右七叶,纠正为四叶

古人认为肝右七叶,纠正为四叶。

对心脏左、右颈总动脉的分布,由于系在尸体所见,没有血液,误认为动脉为行气的管道。

对心脏左、右颈总动脉的分布,由于系在尸体所见,没有血液,误认为动脉为行气的管道。

亲见改4

亲见百余肺腑,您还吃得下饭吗

明朝,李时珍也曾担任太医院“院判”一职,正六品。不过任职一年多,便向院使辞职,回乡修编本草之书。回想那些努力考试想进入太医院的医家子弟们,有的时候,真应了那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