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作家要有本事创造流行语言

2016-10-17 13: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著名评论家胡平重点围绕“语言在京味文学中的分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14日上午,“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召开。图为著名评论家胡平。千龙网记者 许珠珠摄

北京方言是写北京人神韵的金钥匙

北京文学,换句话说,是带有地域色彩的文学。胡平认为,“如果把文学划分到地区,那么地区一定有自己的地域文化的支撑,就像中国文学也少不了中华文化的支撑一样,北京文学的支撑显然也少不了北京的文化,这个是全球化代替不了的。“”

那么北京话究竟在京味文学中占了多少分量呢?老舍的《骆驼祥子》以浓郁的北京特色而闻名,“如果这个小说不用北京话来写,那它的价值一定得降四分之一以上,也就不成为老舍了。”在胡平看来,北京是一所包容的城市,融入了大量的外来人口,能说北京话、爱听北京话的人也不多了,就算是地道的年轻北京人也因为交流不方便鲜少说北京话,因此现在如果再用地道的北京语言来写小说,也不是能被大多数人接受的。

相比之下,上海方言在文学中的地位被保护的尚好。2015年,上海作家金宇澄凭借沪语小说《繁花》获得第九届矛盾文学奖,这也是继王安忆之后上海作家再次获得该奖项。胡平直言,“他的小说里上海方言起码占了四分之一的功劳,如果没有上海方言,他的小说获不了奖。”然而,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上海现在还能够继续用上海话写上海人,北京方言这把写北京人神韵的钥匙却不好用了。”

14日上午,“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召开。图为著名评论家胡平。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作家语言一定要有文化底蕴

北京语言是一个特殊的现象,它不是停滞不前,而是始终在与时俱进。比如,老舍的北京语言和王朔的北京语言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但“北京发展非常快,语言的形态发展也非常快,所以北京的特色如何保持需要研究和突破,但相当一部分都只能在普通话的基础上突破。”

胡平强调,作家的语言一定要有文化底蕴。“老舍的语言那么生动,有几个是老舍自己发明的呢?不是,是北京人发明的,是北京人几百年、上千年的文化积累出来的那些东西,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所以,胡平一再呼吁,北京的文学在语言中不要断档,能够继续把京味发挥下去,把北京语言精华保持下去,只要有相当一部分作家愿意继续操着老北京话来写小说,就能看到希望。

近几十年,北京日新月异,吐故纳新,大量外地人的涌入已经渐渐模糊了北京土著和外地人的界限。胡平认为,北京味儿一定要坚持,北京人还是要写,而且要多写胡同里的或者五环外聚集的北京人。他们从未消失,他们才是对这片土地有着浓厚感情、真真正正热爱北京的人。“北京作家要多写写他们,否则传统就真没了”。

作家要有本事创造流行语言

胡平提出了一个开辟新路的办法,北京文学要“向高度发展”。北京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的精英,各种语言的融合与交流对北京的语言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所以,高文化语言应运而生。什么叫“高文化语言”?胡平解释道,“就是用文化高度去征服读者,比如说欧佩克蓝、脑残、愤青,洪荒之力等新文化水平上语言,非传统但有新文化特色。虽然很快消逝,但是智慧、幽默、概括和提炼的方式是不会过时的,是非有一定的文化意识不能够创造的”。

当前,北京正处于一个语言创新和大爆炸的时代,胡平建议在北京的作家需要更密切地贴近生活,敏感地从生活中发现新的因素来充实我们的语言。“作家应该有本事创造出一些流行的语言,当然首先是文学的语言,我觉得那才表明当代作家又跟上了一个新的时代,而不是只写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小说。”(记者:王硕)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  作者:王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