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仲:北京的文学创作有必要再上一个台阶

2016-10-17 13:1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主持会议。千龙网摄影记者 许珠珠摄

十月,是硕果累累的金秋时节,然而,对于许多文学青年来说,它还是一本很有分量的杂志。1978年8月创刊以来,《十月》杂志一直坚守在文学创作前沿,为文学创作者们提供展示自身作品的平台。因此,它始终是文学爱好者的栖息之地与希望之所。如今,以十月命名的“北京十月文学院”正式揭牌,从此,北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学院。

此前,为了推动建成“北京十月文学院”,北京市出版集团、北京市作家协会都做了许多工作,如今,“北京十月文学院”正式成立,北京市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就文学院的命名,以及北京文学的发展等问题,与千龙网记者交流了他的看法。

“十月”是一个品牌 

“北京十月文学院”是政府引导、企业运作的机构,对于“北京十月文学院”的命名,曲仲说,北京出版集团在文学作品出版上,应该说是北京的一个重镇,主要有两个品牌,一个是《十月》杂志社,一个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是1978年创刊,创刊以后在新时期中国文学史上有着非常高的位置;十月文艺出版社1983年成立,到今天为止,出版了许多非常优秀的作品,主要侧重于原创文学的出版。这样的一刊一社,形成了一定的品牌优势,所以,当时在考虑文学院名称的时候,想把这个品牌进行一个全方位的拓展。那么,就想到还是沿用“十月”这个家喻户晓的品牌。所以,就命名为“北京十月文学院”。

有人说上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年代,大家都看书,都看杂志,那个时候,《十月》杂志的印数有70多万,但是现在只有7万多。曲仲说,这当然可能因为如今获得知识的方式更加多元,但是即便这样,他仍然认为应该培养全体公民对文学的一种兴趣,而在这一点上,最重要的就是从孩子做起,就是从小就培养孩子对纯文学的欣赏,因此,他们还成立了《十月少年文学》杂志。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培养十月未来的读者,培养十月未来的作者”,让十月这个品牌在年龄段上,向下做延伸。

“《十月少年文学》杂志主编是曹文轩老师,并且当今的文学大家们都对《十月少年文学》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十月少年文学》的创刊号里面有40位当代的著名作家和儿童文学作家的寄语,这就表现出来我们的文学界,从少年儿童来普及文学这种认可和渴望,这也是我们的初衷。”

中国的文学作品并不差 

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曲仲作为论坛的主持人,当天在会场一直都在聆听其他专家的发言,却并没有表明自己的看法,对于会上大家普遍提到的北京文学的概念,他认为,“笼统地说,北京文学首先肯定是有一个地域的概念,但是它的形式又应该是包罗万象的,既要继承传统,又要有一定的时代性。”

“换句话说,北京文学应该是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写北京的历史文化以及改革开放这么一个伟大的历史变革过程,再有一个,可能就是侧重于在北京的作家,他们的创作状况,就像上海文学,实际上就是上海的作家他们的创作情况,道理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北京文学的概念也可以简单地从这两个角度来体现。”

而对于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以及北京文学的现状,曲仲的看法是,“新时期的文学本身就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高峰,北京的文学从新时期以后,也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家和优秀的作品,但是从今天反映时代要求来说,我们做的确实还不够,所以这是我们为什么现在还在下功夫,做十月文学院的目的,也是希望能为北京的文学创作出版贡献我们的力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北京的文学创作应该是有条件,也有必要再上一个台阶”。

就在“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举办前夕,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音乐人兼作家鲍勃·迪伦。对此,曲仲说,“我觉得这个结果很有趣,因为十月文学院本身就有11个基地,包括长篇小说创作、文学评论、网络文学创作、影视戏剧创作等等这样的分类,这次诺贝尔文学奖也启发了我,文学应该考虑将来是一个大文学的概念,应该适当地把视野拓展一点,十月文学院未来要做的工作也可能会有一些适当的拓展。”

除此之外,他还对之前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莫言给予了非常高的肯定,“莫言得诺贝尔奖是无可争议的,同时,我觉得中国具有和莫言水平差不多的作家,还有若干。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中国文学的作品现在不差。我们现在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时代才会诞生伟大的文学作品,从这点上来说,我们中国的作家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了,会有更多的优秀作品涌现出来。”

应该提倡深阅读

如今,时代飞速发展,获取信息方式多元,有人认为,人们越来越浮躁,跟文学的距离越来越远。曲仲说,文学跟深阅读实际上有很多内在的联系,但是他从来不认为只有读书才是阅读,因为这个时代的高速变化,信息的更新速度太快,不可能什么都深阅读,有大量的知识是从网上获得的,换句话说,网络也是阅读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式。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有时候人们读书是有助于思考的,我们有时候看微信看个热闹,有时候也会被感动,但是看完就完了。文学不是这样,你要体验到其中去,通过一字一句,通过它的情景,通过它的内容你去想象,去感觉,那种东西会让你刻骨铭心,也许会让你记一辈子,所以,这叫深阅读。这种深阅读有时候对人的真正的人文素质的提高,实际上是非常有帮助的,是一种根本性的东西,所以,深阅读也是我一直认为必须要有的,是我觉得应该提倡的东西。” (记者 王焕)

人物简介: 

曲仲,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北京十月文学院”发起人、院长。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