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敬群:出版人的最高境界是造福社会,造就自己

2016-10-17 13:1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二十三年如电抹,共谁把臂话沧桑。千帆过尽寻常事,明月依然照大江。” 这是2014年7月,韩敬群在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最近招聘的人好多都是从出版口出来的,而且全说打死都不回出版界”,转发时做出的回应。

作为出版,1991年北大研究生毕业,韩敬群至今已经在这个行业走过了26年。

10月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京举行。图为韩敬群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每本书都是一个故事

26年前,考虑到那时的出版行业在兴趣关联度、职业美誉度、适当的空暇时间保证等方面结合度比较好,韩敬群走进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刚接触出版行业的文学编辑工作,对韩敬群来说没有特别大的困惑。“90年代前后是出版行业的‘田园牧歌’时代,相对来说节奏比较慢,竞争没那么激烈,各方面的要素配合的也不错。当时的用人单位不会太急切希望新人速成,年轻人虽然是白纸一张,但有一个从容成长的机会。”

编辑生涯中,对韩敬群而言,有很多难忘的经历,每本书都是一个故事,而故事的背后,是一个个重要的人。

如金隄先生翻译的《乔伊斯传》,在出版这部作品时,韩敬群一直恪守入行伊始就给自己定下的高尺度和严标准,除非请到金隄先生,否则他宁可不做。当时金隄先生远在华盛顿大学,好在一年后他们见面达成合作。可金隄先生要求起码要给他4年时间,一般外版书根据合同要求签约18个月内必须出版,于是,韩敬群给大苹果版权代理公司写了英文请求信,最终得以把时间延长。

“金隄先生的翻译的确用了4年时间。他是认真到较真,较真到不近情理。最终从我拿到英文样书到《乔伊斯传》出版,经历了8年时间。”

通过编辑一部部书籍,亲近了一个个伟大的灵魂。韩敬群说,选题无所谓好坏,只有和作者联系在一起才能判断。出版工作表面是书,其实背后是和人打交道。努力和最顶尖的人接触,一方面能确保作品的质量,另一方面和高手过招,对自己也是与日俱增的提升,交到良师益友是工作的最大乐趣。

10月14日,“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在京举行。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文学是一种生存方式

对编辑来说,书稿的内容变换无穷,难以预测,而每个人的知识储备是有限的。这就逼迫着出版工作者永远不能放弃追求新知,像宋儒所说,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

在韩敬群看来,无论从事哪一个行当,最重要的无非是职业素质和职业能力两点。要成为一个好编辑,就要“爱干、肯干和能干”。职业素质与能力也可以分成“道”和“术”两个层次,道是境界、情怀、理想,“术”是具体的本领、技能。职业的高度,终究还要到“道”上去求取。

“任何职业都是相通的,我认为出版的最高境界就是造福社会,造就自己。在接触的优秀作品和人物身上,会不断汲取做人和做事的标准及尺度,这受用终身。”

在“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的主题论坛活动上,韩敬群和与会的其他作家、评论家、学者一样,为北京十月文学月的成立兴奋地鼓与呼。他认为,当代北京的文脉与一本杂志、一家出版社息息相关。由北京编辑、北京出版工作者生产的文学作品,天然就是构成北京文学的组成部分。霍达、张洁、石一枫等一系列作家,是出版社最强有力的支撑。

“作为文学编辑,工作和业余时间都离不开文学作品,文学对我来说是一种生存方式。”在始终坚守于出版行业的韩敬群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风雅生活方式的自由人生,丰厚阅读经历提供的美好而强大的体验,让人拥有了广袤的心灵。(记者:华欣欣)

人物简介:

韩敬群,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编辑作品有“百年人生丛书”、“大家小书”、“大家小书·洋经典”、《汤显祖全集》、《乔伊斯传》、《钢琴教师》、《耶路撒冷》等。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