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澄新作《洗牌年代》出炉

2016-04-11 16:04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金宇澄:用方言写作是为了展示地方味道

小说界的“潜伏者”金宇澄,因一部《繁花》声名大噪,进入读者的视野。新作《洗牌年代》一出炉,就斩获花地文学榜年度散文。9日下午,金宇澄携新作,在广州文化新地标方所书店,跟读者分享他的创作历程和故事。相交已久的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鲍十,作为东道主特来捧场,临时担当起主持人的角色。虽然大雨未歇,但慕名而来的读者,早已在方所书店静静等候金宇澄的到来。

“老克腊”火了

默默无闻干了三十多年编辑,金宇澄仍然有写作的冲动,“有一次经朋友介绍,在网上开了个帖,在网上写帖,不用署自己的名字,我觉得很自由,就这样坚持写了下去。”这个网站叫上海弄堂网,是一个怀念老上海生活的网站。他在上面用上海话写一些曾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引起网友们的热烈反响,网友喜欢叫他“老克腊”。在上海话中,老克腊是指保持着上海旧时尚的风流人物。

网友一边催,他就一边写,一发就不可收拾,仅仅5个月就写出了33万字。2012年,这部以沪语写就的生动市井小说——《繁花》,正式发表后广受好评,此后更频繁获奖,让这位沉寂了20多年的老编辑,重新回到读者的视野当中。“老克腊”彻彻底底地火了一把,这把火随着《洗牌年代》的面世,继续燃烧起来。

方言丰富了中文

谈起为什么选择用上海话来讲上海故事,他说:“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有家乡话思维的,年轻时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生活,所以故乡在我的心里有着很重要的分量。”而这样的写作方式,对他来说并不容易,“我们从小接受普通话教育,习惯用普通话的思维来写作,用方言创作是一件挺难的事情。”在这种大环境里面,他偶然在网络上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在这里可以讲家乡话,用家乡话来写作。在他看来只是“重新学习怎么说家乡话”,却无意间开创了一种新写作风格。

金宇澄认为,“写作应当使用最丰富的语言,中文写作就应当是把口说的记下来,这才是最纯粹、最正宗的中文,其内涵也最为丰富。”搞美术音乐的人,都知道画画写歌不能和别人一样,这是艺术的创作性的活动,文学也一样。“在语言上我们用普通话写作,快要穷尽了,这个时候就要有自己的特色,而方言就是一种很好的工具。”

“实际上我用方言写作,不是为了推广方言,而是要推广地方特有的味道。”作为一名老编辑,他深知传播的重要性。因此,在《繁花》里面的上海话常见的“侬”、“阿拉”是没有的。“我们写作敞开大门让别人进来看看,如果加入太多当地常用词,其他地方的读者会有距离感,就好像你的门一会关一会闭,客人就不想进来了。”他解释到。

鼓励读者写家乡故事

中国人天然对八卦感兴趣,别人怎么说我就怎么记下来,我只是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读者。“我相信你们也有故事或听过很多故事,把它用方言记录下来,就是很好的创作。”他鼓励在座的读者,用方言记录自己家乡的故事。

他还提醒在座读者们,“写作前要了解现在小说的情况怎么样,不能写和其他一样。现在读的进口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很多90后作者写的小说就是翻译腔的作品,不是真正中国的语言。”

除了用方言进行写作之外,他还教了读者一招写作的绝技。80、90后大多是独生子女,所以要交多点朋友,去认识不同背景的人,三教九流都去结识。“《繁花》里面的小毛,是我在东北的火车上认识的,他不断告诉我不同层面的生活。”他举出自己的例子说,这样就会对社会有更深的认知,也会收获更多故事。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张洋 夏心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