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书》:用虫子的“墨迹”写一本书

2015-11-04 14:4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朱赢椿在争议声中再出新书,这本名为《虫子书》的新书包括封面在内没有一个汉字,全书是一万多个他自创的“虫子文”,书封外写着“请谨慎购买”的提示。对于读者“完全看不懂”的抱怨,他在接受专访时回应,自己平时也会在网上搜集差评,“对我的批评多到可以再出一本书了”,朱赢椿笑着说,对待争议他就八个字,“点头称是,坚决不改”。

朱赢椿是个在国内图书设计界最知名的名字,他所设计的图书几乎每年都能摘得“中国最美的书”,然而与之相伴的却是外界不断的质疑:这样的书能看吗?朱赢椿目前是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出版部主任。他设计的书已有8本获得“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其中《不裁》、《蚁呓》还代表中国参加并摘下了“世界最美的书”评选的桂冠。

《蚁呓》、《蜗牛慢吞吞》、《空度》、《肥肉》、《设计诗》……朱赢椿的每本书都充满话题,让人大跌眼镜,毁誉参半。他的书都获得了自2007年来几乎每一次的“中国最美的书”,而他所做的独特的图书装帧设计又让读者评价极端化,有读者买了又退货,觉得“骗人”,认为“这不是书,是高档笔记本”,更有业内人士毫不留情地评论他“为设计而设计”、“形式大于内容”。

朱赢椿的新书《虫子书》从封面到封底没有一个汉字,在与编辑的“拉锯战”之后,他妥协同意版权页印上图书的书号、责任编辑、印张、页数、印场等信息,不然连出版都有困难。“刚开始和编辑说这个想法的时候他们特别惊讶,我就是想把书做到极致。” 朱赢椿说,“这样做冒着很大的风险,就是别人看不懂,没有人会买。”朱赢椿的好友、《武林外传》中饰演吕秀才的演员喻恩泰问他,这次会不会做得太过了。一直和他合作的广西师范大学理想国也问他“步子迈得太大了吧”。

这种“极致”是指全书一万多“字”,全部是“虫子字”,每一个字形还有对应的意思。朱赢椿不认为是自己“发明”了这种字。他坐落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内的个人工作室名叫书衣坊,这里由废弃的印刷厂改造而成,工作室外面有花园,园子里生长着各种植物和昆虫。朱赢椿在院子里饲养了一批“虫子艺术家”,他将虫子身上沾上墨,放在白纸上,我们看到的“字”就是虫子身体留下的“墨宝”。虫子写一个“字”需要三四个小时,朱赢椿将其收集起来,“我养着它们,它们为我写字”。对于这些幕后故事,朱赢椿没有在书中解释一个字,他已经想象到读者在书店里偶然翻到这本书的时候一头雾水的样子,而在某种程度上,朱赢椿就是要读者看不懂,才能勾起他们的好奇心。

很难想象如此追求极致的图书作者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是为中小学教辅书设计封面。朱赢椿说,快到四十岁他突然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没有意义。“有人关心教辅书好看不好看吗?我觉得自己每天做的都是垃圾,学生一高考完巴不得赶紧扔掉。” 朱赢椿说,“我不能把生命浪费在这上面,很可惜,我想开始慢慢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书。”

在《肥肉》一书中,朱赢椿买了一块肥肉,用扫描仪扫描出来做成封面,整本书都是一块肥肉的形状。《不裁》一书每一书页都连在一起,需要读者边看边用裁纸刀切开才能继续阅读。朱赢椿说,他想要观察更多虫子,在观察蚂蚁之后又出了《蚁呓》,页面到处是“蚂蚁”,朱赢椿以为书会卖得不好,能卖上千本就不错了,没想到几年前的书现在还在卖,累积起来每本书销量也都过万了。朱赢椿拿起手旁的一本用纸壳做封皮的《设计诗》说:“这本2003年、2005年印了两次全部断货。”朱赢椿希望自己的每一本书都是艺术品,他透露,他刚刚接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邀请,希望“虫子文”可以到瑞士去举办一个展览。  

责任编辑:王健岚(QN0029)  作者:陈梦溪

相关阅读